捣蛋荆棘

【TSN/SE/ME】雨过之后

雨过之后

极度ooc

慎入

ME是BE,SE是HE

参加一个聚会之后的脑洞,但是也遇见了以前不愉快的人,但是我想说操你妈,滚远一点。

 

 

 

这是一个私人party,所以Mark对于能在这里见到Eduardo感到非常惊讶,当然从他面上看不出什么。从那场惊天动地的官司过去已经三年了,他们再也没能见过一面,倒不是谁他们刻意躲着对方,好吧,可能Eduardo有刻意躲着他,毕竟这几年的股东大会他都是派代理人来参加的。但其余的时刻,不管是什么宴会,什么场合,他们都没有再见过,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知道他们各自的圈子到底隔得有多么远,难以想象那么不一样的他们竟然会在哈佛成为最好的朋友,拥有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友谊。

像Mark这样的天才是很少追忆过去的,他总是认为过去的事情都是回收站里面的垃圾,存储空间里的东西永远都是不断替换,过去的决定造成的后果都是人们应该去承受的。不停地后悔只会阻挡前进的脚步。

Eduardo还是一点都没变,玩得开,他们在玩游戏,Eduardo输的次数有点多,但是他对罚的酒总是来者不拒,笑眯眯地灌下一杯又一杯各式各样的酒。在哈佛Mark就知道他是一个玩咖。他们玩的游戏Mark看不懂,也不想去参与其中,他总是不主动去参与Eduardo的生活,后来想去参与了,也没有机会了。

Eduardo没有看见他,并不是Mark有在刻意躲闪,而是Eduardo现在醉得有点严重,已经没有精力去看在场的宾客有哪些了。这样很好,Mark想,刚好我可以看看他,说不定等他喝醉了我可以用跟Chris学的一些技巧和他说几句话,他让我道歉也不是不可以,最好结果是我还可以送他回家,oops,我忘了,他已经结婚了。和Sean,对就是那个他以前最讨厌的Sean Parker。

想到这一点Mark有点莫名的胸闷,Eduardo可以原谅Sean,却不愿意原谅他。他抿了一下手中的香槟,不知道这种东西有什么值得他们那些上层人士去消遣的,他从来都不习惯这个,但此时此刻却可以很好的掩饰他有点失落的眼神。

Sean Parker对自己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去遮遮掩掩,相反他把和Eduardo的恋情在所有的社交软件上都大肆宣扬,配上丧心病狂的秀恩爱照片,疯狂的宣誓主权,听Dustin在办公室的抓狂抱怨,要不是Eduardo的尽力阻止,Sean甚至还兴致勃勃地想着把Facebook的首页给黑了挂上Eduardo和他的亲吻照,其种种秀恩爱行为真的是恶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对的,Eduardo在Dustin和Chris给他发去婚礼祝福之后就恢复了联系。但是谁也没有否认,Sean很爱Eduardo,花花公子的优势就在这里,层出不穷的花样,永远有着奇思妙想的脑袋,只要他有心讨一个人欢心,没有人可以不沦陷的。Eduardo也不例外。他现在被Sean养得很好,活得越来越年轻,他们一起去追逐飓风,一起去等待极光,Sean愿意陪他去做一切他想干的事情,为他准备的婚礼也是事必躬亲,魔幻风格的婚礼非常漂亮,那一天的Eduardo非常亮眼,像一个精灵王子一样踏着圣光走进另一个王子的人生,一个远离他的人生。就好像Sean在Facebook上说的,他要对Eduardo好一辈子,然后满世界的照片,美妙的婚礼,以及Eduardo脸上暖呼呼的笑意,证明了他做得很好,比任何人都好。

天空开始下起小雨,主人充满歉意地邀请宾客进入到屋子里面继续宴会,空间变小了,随着人流变得密集,Mark和Eduardo离得更近了。

他站在巨大的窗户前面,有点意识不清,但是步子站得非常稳。Sean从另一边过来站在Eduardo旁边,拿下他手中的酒杯,Eduardo自然而然地顺势靠在他身上,脸埋进Sean的脖颈旁边,Sean轻笑着逗弄他低语,把Eduardo逗弄得整个人都笑得轻颤,Sean搂着这个醉鬼的腰防止爱人摔倒,胡子蹭着伴侣的脸把他扎得乱扭,直到Eduardo笑着求饶,Sean才放过他,吻了一下他红通通的耳垂才继续和他说话。

“Mr. Zuckerberg,很荣幸你能来参加这个宴会,介于你还搭配了一条让你深恶痛绝的领带。”亲近又礼貌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宴会的女主人穿着一条充分衬托出她气质的长裙,笑容柔和地和Mark打招呼。她是为数不多和Mark私交较好的合作人,Mark很尊敬她的为人处世,有能力的女性总能得到别人的青睐,Mark也是。

Mark友好的吻了她的脸颊,耸耸肩膀表示这是Chris强烈要求的。女主人一寒暄马上有人注意到这个个子不高气场冷淡的男人是现在热度正高的Facebook的CEO,慢慢的这里开始热闹起来。

Eduardo转过头,与Mark四目相对。

Mark的心止不住的快速跳起来,这种情况太少出现了,每一次都和Eduardo有关。Eduardo注意到了他。他身边的所有声音都进入不了他的脑子了,他愣了几秒,慢慢迈开步子,挤过拥挤的众人,连抱歉了没有说,Eduardo没有转过目光,这种认知让他阻止不了自己的脚步,向着Eduardo走过去。他越走越快,却蹒跚,跌跌撞撞。好像江河归海。

他想和他说很抱歉我欺骗了你,而不去质问你为什么冻结了账户,他还想说我很爱你,不去说你为什么和别人结婚,可是他只会盯着Eduardo的脸,看他温和又陌生地对着Mark毫无焦距的微笑,看着他倚在该死的Sean Parker的身上完全放松的样子。

“Mark,好久不见。”最终还是Eduardo在众多旁观或是看好戏或是惊讶的目光中从容的先开口,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稚嫩的大学生了,他看淡了太多。然后他没有等待Mark的回答,而是转过头去看窗户外面,轻轻地,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和别人说,“雨停了。”

雨停了,彩虹透过敞亮的窗户射进来,刚好有一部分落在Eduardo的耳朵上,色彩清澈,光晕温和。Mark剧烈的心跳平复了,外界的声音也回来了,一切都恢复了。

评论(1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