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无肉不欢,
杂食党,洁癖屏蔽我,ky退散

【TSN/皮花】追妻日记

【TSN/皮花】追妻日记

cp:杰拉德·皮克x爱德华多

警告:慎入,不涉及真人,严重ooc

 

1

作为一个巴西裔,爱德华多的血管里就注定流淌着足球的血液。但是可能是因为性格里面的绅士,所以他只是理智看球文明追星。

但他没有想过能在酒吧里面和一个他能叫的上名字的足球巨星偶遇,更戏剧的是他还被这个有点过分帅气的运动健将搭讪了。

“有没有人说过我们长得很像?”

杰拉德·皮克对他露出一个他在球场上面对球迷的完美笑容,酒吧绚丽的灯光把他的眼睛照得像藏满了星星。

他娴熟地把手里的其中一杯马提尼递给爱德华多,顺势靠在了爱德华多旁边的吧台上。

爱德华多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老套的搭讪了,不过他能理解像皮克这个帅气的球星,并不需要过多得磨炼自己的搭讪能力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艳遇送上门。

爱德华多微笑着接下了杯子,撩撩头发,眯着眼睛抿了一口酒,神情像极了一只贪喝的酒鬼小狐狸,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不过我很好奇你觉得我们哪里相像?眼睛?还是——”

爱德华多比划了几下五官,疑惑地望着皮克。

“大嘴巴!”

皮克一本正经地指了指自己的大嘴,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爱德华多大笑出声,傻气的笑容配上一头杂乱丰厚的棕发,在现在的爱德华多看来怎么看都像一只哈士奇。

爱德华多气呼呼地翻了个白眼,你嘴巴才大呢!

这个傻大个有点缺根筋吧。

2

皮克抿了一口自己手中的冰牛奶,兴致勃勃地问爱德华多。

“你认识我吗?”

爱德华多当然认识他,今天上午他刚刚在当地观看了巴萨大胜的比赛,他甚至还知道他们今晚来这个酒吧就是为了庆祝这场首捷。

爱德华多眨眨眼睛,高兴地回答,

“皇马的前队长劳尔?”

皮克立刻苦巴巴地皱起脸,“你是皇马球迷?”

“我不是任何队的球迷。”

皮克又高兴起来,“那就好,我敢保证只要你看过巴萨的比赛,你一定会成为巴萨的球迷,它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队。它还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员!”皮克拍拍胸脯,自信地指着自己,”我就是其中一个,你要不要我的签名啊?我以后可是会涨价的。”

爱德华多憋着笑,犹犹豫豫地看着皮克,

“可是我更想要你们队的梅西和伊涅斯塔的签名啊,还有哈维。”

“我可以帮你,”皮克看了一眼身后一群看好戏的队友,自尊心有点受挫,撇着下垂眼不死心地又问,“你真的不想要我的吗?我可是最厉害的。”

皮克心虚地挠挠头,不甘心地补充了一句,“就是和他们差不多的那种厉害哦!”

爱德华多忍笑忍得有点小腹抽痛,嘴角都有点僵硬了,凭借着最后一点演技,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醒来了这个傻乎乎大个子的欢呼。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爱德华多欺负了,可以说很好的贯彻了自己巴萨傻白二的人设了。

3

身后的普约尔听着皮克滔滔不绝的跟爱德华多大谈队里各人的糗事,气得想往皮克这张大嘴里塞一个沾满了球场草屑的气球。

简直要怀疑这个傻子是敌方派来的卧底!

皮克毫无所觉,手舞足蹈地模仿当时庆祝的情景。

“……当时我倒了哈维和莱奥一身香槟,他们想抢也抢不到,两个小可怜被我淋了一身,哈哈哈……”

谁让八卦是拉进距离的最好方式呢。虽然出于严格的家教,爱德华多并不会探听别人的隐私,更何况他们是一群公众人物。

但是从球场的精彩刺激传球谈到球员的辛苦训练,再到各种趣事过渡太流畅了,连爱德华多也是不经意在大笑连才发现离他们不远处的各名球星或是咬牙切齿,或是羞涩无奈的表情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为皮克感到一点点同情。

不知道他回去会被怎么整啊,据说皮克出了名的在队里地位最低。

他拉了拉皮克的袖子,有点幸灾乐祸地提醒皮克,“你的队友好像能听到你的话。”

皮克的身体僵硬了几秒,缩了缩脖子死活不回头,才想起来已经被自己完全忘记了的队友们。

“……他们不敢怎么样的,毕竟我是老大。”皮克硬着头皮说道。

4

爱德华多非常高兴地接受了皮克的邀请,去看他们三天之后在诺坎普举行的友谊赛。

虽然不是什么重大比赛,但是因为有一线主力出场所以门票依旧大卖,爱德华多本来还在遗憾买不到票,这意外的馈赠让爱德华多愉悦的心情到达了顶峰。

“这个位置好棒啊,谢谢你!如果你比赛完之后有时间的话,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吃顿饭?”

皮克看见爱德华多对位置没有异议松了口气,“当然可以!”他扭捏地换了一个姿势,奇异地害羞起来,“那,如果我们赢了,你能不能和我约会一次?”

“什么?”音乐突然“咚”地一声炸裂开来。

“我说!”皮克以为他没有听清,扯着嗓子加大声音,“可不可以和我约会?!比赛之后!”

爱德华多咧开嘴狡黠地笑出声,同样扯着嗓子大喊,“这要看你的表现了!”

5

这个约定使得皮克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还是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和他在一个酒店房间休息的普约尔受不了了,这个铁血队长揉着脑袋上的卷毛怒吼了这个二傻子一顿,顺带解了一把他在爱德华多面前重色轻友黑自己的气。

这种忐忑的心情直到他一眼就看见坐在太太团中间,还冲着他wink并挥舞巴萨会徽的小旗帜的爱德华多才彻底转变为动力。

神勇的皮克当天遇神杀神遇佛阻佛,所有的物体,不管是生命体还是非生命体,不管是方的还是圆的,都被他挡于身前斩于马下。这种俗称为打了鸡血的行为,直接导致门将孤零零地站到腿抽筋也没有扑到一个球,当所有人都因为进球而扑向队友的时候,他只能抓着球网一个人欢呼。

到了比赛的最后几分钟,皮克冲上对方网前,在哈维大佬的一个转圈过人传球后大长腿一迈,完成了他作为皮前锋的一个精彩进球。

太太团欢呼一片,包括其中的爱德华多也和谐地融入其中。

6

链接

7

普约尔在助攻这对智障情侣上起了巨大的作用,因为他觉得爱德华多一看就是那种理智成熟稳重的社会精英,一看就能管住皮克这个祸害。

普约尔预料到了球场上的很多事,这是他作为队长的很重要的一个能力,但是他唯独没有预料到这对情侣的相处模式——互坑,以及,坑队友。

当皮克垂着脑袋在他面前叹了无数次气,踹了无数脚球之后,在八百年前就决定不再管他们的普约尔又一次打了自己的脸,他板着脸。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说明,不然我就把你塞进你脚下的皮球里面踢出去,让你远离我的视线一分钟。”

皮克就等着这句话,“我想向Edu求婚!”

普约尔的卷毛迟早要被这个熊孩子吓直。

8

 

爱德华多惊讶又迷茫地看着面前单膝跪地的皮克,皮克举着的戒指在诺坎普的灯光照耀下折射出闪瞎更衣室众队友眼睛的光芒。

爱德华多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戒指是个假的。

天地为鉴,真的不是爱德华多觉得皮克很抠门,作为富三代的未来巴萨主席的皮克对爱德华多当然很好,虽然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又二又萌。

只是,这对情侣的相处方式,在皮克的带领和影响下就是互坑模式和互坑之后的亲吻滚床单模式。

爱德华多反应敏捷,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微笑着看着脚下的皮克,随时准备绕过身边一众看热闹的球员准备跑路。

皮克紧张得好像在主席竞选发言,被他卷得变成三角裤的训练裤都被他捏得裤缝扭曲。

“Edu,我,那个,我想……”

在等待了五分钟以后,耐心尽失的普约尔翻了个白眼,挣脱了伊涅斯塔焦虑的爪子,一巴掌呼向皮克毛茸茸的大脑袋,“快!点!说!”

皮克摸了摸自己被拍痛的脑袋,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露出自己标志性的傻笑,“Edu,我想和你一起采蘑菇,想把每颗进球都献给你,想把我最好的东西都不管不顾地塞满给你,你可能会觉得我太男孩子气,但是我遇见你的每一秒后都在努力变成一个真正给你依靠的男人。”

皮克不改傻兮兮的笑容,但是周围的队友都紧张得好像在等待点球,“Edu,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爱德华多惊愕了一秒,不过随后让皮克熟悉的甜蜜又温柔的笑容又在他的眼底荡漾开来。

 

 

 

 

 

想看皮克x花朵
没错,就是巴萨的皮主席,皮看穿,杰拉德皮克,太鸡儿帅了,又骚又大嘴巴子,追起真花性格的玩咖小花朵一定跑火车到没边。
个子又高盘儿又顺,踢足球的一般精♂力♂又旺盛,抱着巴西小公子花朵朵玩各种play简直不是梦。
明明是个后卫却有一颗有一颗当前锋的心,进个球就给在太太席上的花朵一个么么哒,逗得和一群太太们坐在一起而坐立不安的花朵气敷敷又兴奋又骄傲,看见了吗?我老公就是厉害!不想当前锋的后卫都不是(活)好的老公!
还喜欢剪球网,被采访就大大咧咧地说是回家给媳妇儿做透视装的hhhh
玩游戏是个好手,天天扯着要和花朵比赛,花朵输了就要答应一个请♂求♂,后来花朵实在玩不过了就找梅老板救场。
美人配美人真的是太好吃了,这是个什么邪教啊我的天。
有没有人吃安利啊,求求救救孩子吧

【TSN/ME/SE】战地情史(15)还是没有完结,我屁话太多了(捂脸)

还是没有写完,抱歉抱歉

爱德华多在发觉肖恩的计划之后沉默了一路,额头靠着窗户看外面,如果不是眼睛偶尔眨一下都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变成了一尊雕像。

马克不比爱德华多好受多少,相反,他作为肖恩计划的知情者受的折磨更长久。

直到快天黑,马克才发现靠在椅背上的爱德华多已经烧得开始打冷颤了。
马克后悔自己发现得这么晚,爱德华多估计是情绪起伏太严重所以病情加重了,果然,不一会儿爱德华多就开始干呕,可是一整天爱德华多都没有吃进什么东西,所以他只能俯下身抓着喉咙,满头青筋得呕出一点酸水。
马克抿着唇不说话,给他到了从军用水壶里倒了点水,爱德华多迷迷糊糊摇着头拒绝,被马克捏着嘴倒了一点进去。

还是旁边一位看不下去的银发老太太给了他一条手帕,指挥他沾湿手帕擦拭爱德华多的额头和小臂。

爱德华多一反常态的不听话,摇着脑袋躲避着冷湿的毛巾,一个劲地嘟囔冷。马克烦躁又焦心,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他明知道现在的爱德华多已经失去了意识,还是忍耐不住地呵斥:“听话!”

爱德华多当然听不到他的声音,还是本能地扭动推拒,被马克抓住脖子摁住,马克力道控制不准,擦拭完他的额头和脸颊才发现爱德华多的脖子上被他掐出了红印。

马克烦躁地把手帕摔在桌子上,粗重地喘了几口气以后还是皱着眉头把它拿了起来,扯过肖恩的大衣紧紧地裹住爱德华多冷得发抖的身体,把他的两只衬衣袖子高高挽起,从他的手臂内侧擦到手心,再从手臂外侧擦到手背。

一整夜,马克反复地用那天棉麻手帕给爱德华多擦拭身体,直到天亮爱德华多的病情才稳定下来。马克一双眼熬得深凹,比发了一夜烧的爱德华多更像一个病人,脸色苍白得发青。

爱德华多醒的时候动了动发沉的身体,关节各处立马发出可怕的咯吱声,他肌肉酸痛,全身没有哪一块地方是舒服的。他扭头看见那么多的样子吓了一跳,猛然坐起身去摸马克的额头。

“马克?!你怎么了?是不是也发烧了?”因为有点脱水,他嘴唇干裂,声音也沙哑干涩。他不放心地用手心手背探测马克的温度,确认真的没有发烧才松了一口气。

马克疲惫地摇了摇头,拿下爱德华多贴在他头上的手塞进大衣里面,爱德华多这才发现身上还盖着肖恩的大衣。他低着眼,大衣下面的手慢慢攥紧了大衣的内衬。

马克注意到他的神情,“你是不是怪我?”

爱德华多满脸惊愕地抬头,“你怎么会这么想?”

然后他抖着长长的睫毛,露出难过的神色,“对不起,马克,我其实应该早就注意到,现在最难受的是你才对。我怎么有资格怪你,你隐瞒我,因为你们担心我。我可能会很难过,但是那只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局面。”

“你救了我,并尊重我,平等对待我,肖恩也是,后来你们又救了Vito他们。昨晚我虽然迷迷糊糊,但是我能感觉到,是你一直在照顾我,即使是现在,我还在给你们拖后腿……”

爱德华多忍不住哽咽出声,发出一声响亮的啜泣,用手背揉揉眼睛,把又要丢脸流出来的眼泪揉碎掉,不让他们落下来。

马克叹了口气,觉得小崽子又懂事又让人心疼,巴拉巴拉说的一长串估计也是他心里憋了许久了。他粗鲁地揉揉爱德华多的毛脑袋,把他的头搁在自己肩上,“你没有拖后腿,在战场上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小狗崽。你喝点水继续休息一下吧。”

爱德华多抽抽气,点了点头,没有反驳马克把他形容为小狗崽的话。

马克把桌上自己的水壶拿起来,摇了摇发现没有水了,他用水壶里的水蘸湿手帕给爱德华多擦拭了一夜,水壶里的水已经用尽了。

爱德华多看见马克扭紧水壶盖子,知道这个水壶没水了,于是拉下大衣去拿他的箱子,他的箱子里东西不多,只装了一件背心,两水壶水和一些携带的香肠。马克的箱子是和他一起收拾的,马克也没有带什么衣服,只有几件内衣衬衣和一些爱德华多没有吃完的糖果。

爱德华多把香肠和水取出来,用小刀把香肠切下一节递给马克,然后包好放回箱子里。自己拧开水壶喝了几口水,发烧让他喉咙有点发炎,喝水都钝痛。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放到了肖恩的箱子上。箱子还是肖恩放着的样子,马克和爱德华多都心照不宣地忽略了它。
爱德华多咽了口水,慢慢蹲下身凑近了肖恩的箱子。

“咔嗒”
爱德华多的心随着卡扣打开的声音颤了一下,他抬头看了马克一眼,马克点了点头。
随着箱子盖的提开,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本古老的小圣经——肖恩送给爱德华多的那本。

爱德华多一瞬间就像被电击了般,他抖着手指把它拿出来,干燥发黄的纸页诉说着它的历史。

其中有一条缝隙特别大,显然是夹了什么东西,爱德华多翻来,抽出其中夹的一张折叠的纸展开——纸上画着一个笨笨的小狗崽,旁边龙飞凤舞地写着爱德华多的名字——肖恩的笔记。

爱德华多记得这张画,是他被打屁股以后肖恩随手送给他的,当时就被气呼呼的爱德华多丢在了笑得贱兮兮的肖恩脸上。

有什么感觉在爱德华多心里蔓延,他无措地拿着这些东西,向马克寻求答案,“……为什么?”

马克一瞬间也被肖恩惊到了,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脑子坏了,话不敢当面说就会逞英雄搞些酸事。”

爱德华多更懵了,“什么话?”

“我们决定带你走的那一天,我问他是不是爱上你了,他说是,然后我说我也是。”

马克打了一计直球,直接把笨崽子打得头脑发蒙,爱德华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红到快滴血的地步,支支吾吾地,“……可是,我……我……”

马克也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故作镇定地扯着爱德华多的胳膊就把他提起来放到座位上,压着他的脑袋到自己肩膀上,“反正不管你是什么态度,现在都给我好好休息!”

“可是——”
“休息!”

【TSN/ME/SE】战地情史(14)完结倒计时

【TSN/ME/SE】战地情史(14)完结倒计时

爱德华多耸着肩把下巴埋在大衣领子里,火车站台上的寒风把他苍白憔悴的小脸吹得生疼,但是他完全没有办法把心思放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上,可以回到林奇堡的激动和兴奋让他不停地交换提箱子的手,脚下飘来的一点点积雪也被他沾了泥巴的靴子来来回回踩得泥泞不堪。

马克站在他左边,目光深沉,为了行动方便马克穿得是皮质夹克,和爱德华多一样脸色泛着病态的白。神经质地咬着他裸露在空气中的指甲盖,腿抖得把他旁边的箱子都带倒了,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倒是肖恩,除了眼睛里面的血丝有点不太和谐,浆洗得直挺的大衣裤子,打理得顺滑油亮的头发都和周围朴素的逃难人群格格不入,但是所有人都麻木疲惫,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爱德华多在被抱回来当天晚上快天亮的时候突然发起了烧,生病的爱德华多也很乖,一点也不吵不闹,窝在毯子里只会在特别难受的时候才会蹙着眉哼出声。
马克和肖恩照顾了他两天,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降下温。

“先生!爱德华多先生!对不起,对不起,请让我过去好吗?”
爱德华多隐隐约约听见好像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抬起眼睛茫然四望,连眼眶都烧得有点通红,活像双兔子眼。

“西蒙?!”
爱德华多放下行李向男孩跑过去,他蹲下身子,惊讶地问到,“你怎么过来了?你的家人呢?”他以为西蒙也是和他们一样外出逃难的。

“先生,我是过来给你送这个的,”西蒙对着爱德华多羞涩地笑了一下,一路的急跑让他小脸上都是汗,他递给爱德华多一张折叠得整齐的纸张,因为攥握有点皱,“有了这个证明,如果碰见检查,你可以伪装成我们村里的居民。”

爱德华多疑惑地接过来,展开看一了眼——是一张名叫亚当·科莱茨基的本地居民身份证明。

“这是哥哥的身份证明,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西蒙对着爱德华多鞠了一躬,抬起头时男孩的眼睛已经红了,但是他坚强地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爱德华多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沉默着摸了摸男孩的小手,心情也有些低落,他把文件塞给男孩,“我不可以拿这个,你哥哥怎么办?”

“没有关系,这个身份证明对我们没有用,只有外出的人才需要这个以防检查,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西蒙摇着头后退,把手背在身后,“而且即使需要我们也可以去补办,村里人都认识哥哥。”

“我要走了先生,祝您,”西蒙哽咽了一下,用袖子用力地擦脸上滚下来的泪珠,“祝您平安!”
说完,男孩一转身就跑进了人群,不见了踪影。

肖恩凑近了他,拍了拍爱德华多的肩膀,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避难的人群众多,周围弥漫着肃穆悲伤的氛围,所以上车的时候一点也不拥挤吵杂,只有间或几声婴儿微弱的啼哭。

马克把自己和爱德华多的箱子随手塞在列车的座位边,皮箱的皮质包角都因为他粗鲁的动作划出了伤痕。

爱德华多把座位上红色的绒布罩整理干净,转身却看见肖恩放下自己的箱子和大衣往车门口走。“肖恩,你要干嘛去?”

“去车外面吸根烟,小少爷不会这个也不让吧?”肖恩转过身摇摇手里的烟盒,用力捏了捏爱德华多因为发烧比平时温度高点的脸颊肉,“怕我走啦?我箱子和大衣都在呢。”

爱德华多翻了个白眼拍开肖恩的大掌,“马上就要开车了,而且你明明说了不再抽烟了。”

肖恩敷衍地摆摆手,“戒不掉啊,就这一根。”

爱德华多皱了皱鼻子,“快点回来!”

马克让爱德华多坐在靠近窗户的座位上,自己在他身边坐下,爱德华多总是有种小动物般的直觉,所以即使马克今天也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但是他能感受到马克今天格外焦虑。

“没事儿的,”爱德华多把马克被咬得乱七八糟地手指从他嘴边拿下来,安慰马克道,“我快好了,我们都会没事儿的好吗?”

马克勉强地对爱德华多露出一个短暂的笑容。

肖恩叼着一根烟吐着烟雾,在外面敲了敲爱德华多旁边的窗户。爱德华多气鼓鼓地不想和他说话,就是不打开窗户,还是马克探过身把窗户拉了上去。

“小崽子脾气越来越大了啊,小心哥哥等会打你屁股。”
“你才不是我哥哥,你是个大骗子!”
“好了好了,以后不吸了好不好?真是越来越镇不住你这个小崽子了。”肖恩找靠山,“马克,你也不帮我说句话。”
马克阴沉地看了他一眼,肖恩恹恹地闭了嘴。“好嘛,我的错我的错。”

外面响起了列车门关闭前的警笛声和蒸汽声,爱德华多正跪在座位上和肖恩说话,肖恩把他逗得直笑,暂时缓解了爱德华多因为西蒙而低落的心情。其实爱德华多很喜欢听肖恩说话,事情只要是经过他的嘴里讲出来就比旁人有趣很多倍,那些低俗的双关和俚语段子是爱德华多以前从未接触过的。

爱德华多听见汽笛声才反应过来,“快上来呀肖恩,上来再说,要是车门关了我和马克才不会从窗户把你拉进来。”爱德华多毫无知觉地对脸色苍白到尖锐的马克眨眼睛,“哦,马克?”

马克死死地盯着肖恩,钴蓝色的瞳孔细如针尖,爱德华多错过了肖恩对马克郑重的一个眼神,不用解释的、只有他们之间能懂的、诀别的眼神。

马克一瞬间就要抓破手下的罩布。他闭上了酸涩的眼睛。

肖恩在爱德华多转回头地一瞬间又换回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可手上却温柔地牵过爱德华多搭在窗沿上的左手,从指节一个个捏过去,又捏他腕骨凸起的手腕,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阻碍他捏得更深。汽笛声呜呜呜地轰鸣,列车员的笛哨声第三次响起。

他喉头滚动,心里却格外轻松。

爱德华多忍不住痒地缩缩手,肖恩顺势放开了他。爱德华多的声音里还带着笑意,催促着肖恩,“别闹了,肖恩,快点上来啊,真的,你不听话我就让你回去和我们家的Beast睡。”

肖恩扯了扯嘴角,他丢开手上快要烧到指尖的香烟,猛地踮起脚尖捏住爱德华多的后颈,凶狠地吻上他的唇瓣,他吻得太用力,说是吻更不入说是咬,铁锈味一瞬间就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即使是爱德华多也在这个吻中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

他疯狂地推距肖恩,挣脱不开的恐慌让他一拳一拳锤向肖恩的胸口,不好的猜想在他心中蔓延,“唔……不要……肖恩!”

哐当哐当的声音在脚下响起,直到列车将他们之间拉开。

肖恩在原地擦拭嘴上的血迹,他张狂地笑着,却摸到满手的水渍,有他的,更多的是爱德华多的眼泪,小崽子总是这么爱哭,从第一天见面就被他弄哭了,现在估计是最后一次了。

爱德华多用力地拍打着列车壁,如果不是马克拉着他都要掉下去了。
“肖恩!肖恩!求你了!你跑快点!我接住你!”
“求你了!肖恩!”
“马克!你说!你让他上来!他听你的话!”
“不要!”



看了学园奶爸和小木乃伊到我家,想看奶孩子了(躺
花朵如果是小宝宝,两个傻哥哥肯定一个嘴硬心软,花朵一眨巴着大眼睛就捂着额头妥协,一个就超级恶趣味的天天逗花朵宝宝,就想看他气得像个河豚一样大哭“哥哥是个大笨蛋!”
花朵软软的,在学校被大孩子欺负,马克牵着花朵就用嘴炮和气场把大孩子和熊孩子父母怼得气绝身亡,肖恩就笑眯眯地甩出一叠对方家长的黑历史,塞给哭得快吐泡泡的花朵一颗糖,把他顶在脑袋上回家。
花朵好心办坏事,把马克最宝贝的笔电泡在水里洗香香,还超级可爱地玩了个泡泡浴,给泡得死机的笔电讲小黄鸭的故事。
肖恩发烧,听说冰块降温的花朵颠颠地一趟趟往冰箱和肖恩房间跑,把一颗颗冰块往肖恩脑袋上放,可是发现老是滚下来,就塞到肖恩的嘴巴里。
马克总是忘记吃饭,花朵端着小碗坐在一边用小勺子乖乖给哥哥喂饭,一人一口,马克嫌弃地看着勺子上花朵的口水,还是吃了进去。
肖恩经常在学校惹事,太嚣张的结果就是容易被打,花朵哭唧唧地抱着哥哥,说以后要做蜘蛛侠保护哥哥,被哭笑不得又感动到不行的肖恩揉着脑袋亲胖嘟嘟湿漉漉的小脸蛋。

我看文好几年了,一直也搞不太懂一个问题。
如果我想写两个cp,写到一半其中一个cp已经很明显了,一个还只出现了不到三句话,那我应该标几个cp?标一个吧,我看见有人会骂说踩到雷点,明明有两个干嘛只标一个。标两个吧,我又看见有人骂说第二个cp明明只出现了两句话就标两个tag是不是蹭热度?

【TSN/ME/SE】老师,你耳朵出来啦(上)

大写加粗:本文ME/SE,Sean才出现了两句话,所以不打SE的tag,下一章出现了SE会打SEtag,不吃别打开谢谢,ky退散喷雾剂




兽renAU

发qing期play

本章肖恩还未出现

超级难吃的,学习已经把我废了(躺尸

慎入

扎克伯格夫人生了四个儿子,都是卷毛,分别是莱总,麦克,蛋妞,马克,她的姐姐生了一个儿子,叫肖恩,扎克伯格夫人最后终于生了一个不是卷毛的小儿子,就是花朵。六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花朵最小自然是团宠。
两岁的花朵在芭蕾舞彩排课上表现特别好,可是一上台就怯场容易眨巴着大眼睛哭,但是为了不连累大家只能一边哭一遍跳,把底下观看的五个哥哥给心疼得啊,五个哥哥该肿么办呢?
看了微博【2岁女孩跳芭蕾怯场大哭,爸爸抱妹妹上台为她伴舞打气】有的脑洞

爱德华多是一只兔人,一年发情两次,在发情期还会露出兔尾巴兔耳朵的,装作人类在大学里教书的垂耳兔人。
突然有一天被卷毛一号发现了,更糟糕的是没几天又被卷毛二号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