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吵架该不敢劝架呢

吵架该不该劝架呢

极度ooc

科学组提及

慎入

上帝作证,实在不是装甲的更新不好玩,也不是自己的实验室不好呆,而是本身块头就不容易让人忽视的Thor自从早晨气冲冲又满脸哀怨地闯进复仇者大厦开始,已经,唔,Tony看了看表,四个小时五十七分零九秒了,贾维斯贴心准备的炸鸡他一口没吃,全程低着头窝在沙发上,周身弥漫着幽怨的低气压,间或发出如雷鸣般的低吼或者响亮地啜泣。

著名的花花公子,慈善家,钢铁侠Tony Stark,解决过各式各样的问题,遇见过各种各样的敌人,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搞的——一对一天不搞事就不舒服的该死的神兄弟。Tony摇摇头翻着白眼走过去在雷神的身边坐下,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忽略掉贾维斯的提醒他今天咖啡因超标的警告。

Thor在Tony走过来的时候就放下了捂住脸的手,“吾友,Loki他——”

实在不是Tony有什么翻白眼的爱好,遇见这对神兄弟Tony觉得他没有造出十双八双机器眼和他一起翻白眼已经是看在这个好友的面子上了。他就知道,能让这个思维直接乐观豪放的大个子神烦恼成这样的除了他那个“明明以前超级乖巧听话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嫌弃他,总想搞事情”的邪神弟弟还有谁呢。

“他这次太过分了!我不会原谅他的,他又欺骗了我!这个小骗子!”雷神义愤填膺地控诉着,低沉浑厚的怒吼让大厦都几乎震了震,眉头紧皱,头上乱糟糟的小揪揪被他蹂躏得更加乱了,说完还向空中挥舞了几下拳头。

“所以你们要分手了吗?”Tony幸灾乐祸地说道。

“分手?不,我们为什么要分手?”Thor疑惑地问道,随后更加怒气冲冲,“不!我不会和这个小骗子分手的,他想得美!他把我耍的团团转,好不容易愿意和我来中庭好好生活了我以为我们会和你与博士一样,天天待在一起,和我们小时候一样相亲相爱,可是他呢!嫌弃我!不让我亲!莫名其妙和我发脾气!讨厌我的朋友!甚至,他甚至不准我不洗澡就上他的床!原来他想分手!不可能!我要让他见识雷霆之神的怒火!”

Oh,可怜的Thor,他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打击他了,对了,看看Thor的打扮,穿着大码的牛仔裤宽松廉价的运动卫衣,即使有着硬朗英俊的脸蛋以及健美的身材也拯救不了着丝毫品味都没有的穿着。可是小鹿斑比呢,整齐裁剪精致的西服,锃亮的皮鞋,衬托得那双又细又笔直的大长腿和紧实挺翘的小屁股更加迷人。不过话说回来,这也说明了这小鹿斑比对他这个哥哥爱得深沉了吧。其实小鹿斑比和他还是有某些方面比较相像的,所以他有点理解Loki的,无非就是就想看着这个傻哥哥被自己愚弄得团团转所有情绪都围绕着他转的样子吧,唉,爱情啊。Tony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

“嘿,伙计,听伟大的Tony.身经百战.特别有经验.Stark一句劝,这人啊,不对,神也一样,有时候就是欠操,”理解是一回事,但是帮助这两个天天给他们惹麻烦的神兄弟和好一点也不符合钢铁侠唯恐天下不乱的理念好吗?“没有什么矛盾是操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吾友!”Thor眼睛一亮,激动地从沙发上一下子站起来,“你说的甚得吾意啊!吾今天就要让这个小骗子见识一下身为雷霆之神不可抵挡的怒气!”

“哦?谁有这个荣幸见识我们伟大的雷神Thor Odinson的怒气呢?”随着一阵亮眼的暗绿色光芒的闪现,Loki带着狡黠又从容的笑出现在他们面前,带着他惯有的漫不经心的姿态坐进了他们面前地沙发。

“嘿,小鹿斑比,你今天这一身可不符合你一向的审美啊?”Tony已经对邪神一向出场方式习惯了,不过他那一身狼狈的样子确实让他有点意外。

Loki翻了一个白眼,懒得回答,他知道他接下来就要迎接雷神每次遇见他受伤之后的反应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喜欢和神盾局合作的原因了,他会受点伤,如果是可以用魔法抹除的伤还好办一点,这种没有办法用魔法抹除的伤就是他的噩梦来源。别误会,并不是他害怕疼痛,而是——

“Nonono!Loki!你受伤了!你伤到哪里了?你——”金发的雷神第一时间咚咚咚地跑到黑发邪神的身边,跪在Loki的脚边发出难以抑制地咆哮,手忙脚乱地想去触摸Loki但怕弄伤了他,像一只失去了伴侣的大金毛狮子,握着Loki满是鲜血的手疯了一样吼叫,直到Loki被吵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才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脸。

“别吵了你这个大傻子,太难听了。”他的右肩被那个该死的巫女的银器捅了个对穿,他没有办法治愈,只能勉强止血,自从Thor以为失去过他一次之后就特别傻,总是害怕Loki受伤死亡——Loki其实还是挺享受这个的,只是刚开始,看见他傻乎乎的哥哥像个患得患失的孩子一样对他恐惧担忧,生怕他离他而去,可是每次,每次Thor都这样,好像全身心都崩溃了一样,Loki可受不了这个,毕竟他也是会心疼的好吗?“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吗?我想休息几天,就像以前一样,”他低下头看了眼泪都快出来的金发大个子一眼,忍不住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摸了一下他的头,顺着脸颊下去抬起雷神的下巴,轻笑了一下透出难得的温柔,“很快就会好起来承受你的雷霆之怒的。”

然后他们一瞬间消失在大厦,Tony翻了今天最后一个白眼。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

 

 

 

彩蛋:

“所以你是因为帮Fury抓捕那个女巫才去参加那个宴会带回那张用口红写着的电话号码的?”Thor用着和他本人不怎么相符的力度轻轻拆开Loki的绷带。

“是是是,我都说了好几遍了,当时我使用魔法过度才一回来就睡了,你这个傻大个!”Loki不耐烦地扯住Thor的头发让他不要靠自己那么近,厚重灼热的气息喷在受伤的新疤上痒痒的。

“不,我说这个是想说,我想检查一下有没有除了电话号码之外别的东西,女巫留给你的。”Thor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如果有的话你是不是要让我承受雷神的雷霆之怒了?”Loki改为玩弄着Thor头发,绿莹莹的眼睛盯着Thor,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雷神的下巴。

【TSN/SE/ME】雨过之后

雨过之后

极度ooc

慎入

ME是BE,SE是HE

参加一个聚会之后的脑洞,但是也遇见了以前不愉快的人,但是我想说操你妈,滚远一点。

 

 

 

这是一个私人party,所以Mark对于能在这里见到Eduardo感到非常惊讶,当然从他面上看不出什么。从那场惊天动地的官司过去已经三年了,他们再也没能见过一面,倒不是谁他们刻意躲着对方,好吧,可能Eduardo有刻意躲着他,毕竟这几年的股东大会他都是派代理人来参加的。但其余的时刻,不管是什么宴会,什么场合,他们都没有再见过,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知道他们各自的圈子到底隔得有多么远,难以想象那么不一样的他们竟然会在哈佛成为最好的朋友,拥有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友谊。

像Mark这样的天才是很少追忆过去的,他总是认为过去的事情都是回收站里面的垃圾,存储空间里的东西永远都是不断替换,过去的决定造成的后果都是人们应该去承受的。不停地后悔只会阻挡前进的脚步。

Eduardo还是一点都没变,玩得开,他们在玩游戏,Eduardo输的次数有点多,但是他对罚的酒总是来者不拒,笑眯眯地灌下一杯又一杯各式各样的酒。在哈佛Mark就知道他是一个玩咖。他们玩的游戏Mark看不懂,也不想去参与其中,他总是不主动去参与Eduardo的生活,后来想去参与了,也没有机会了。

Eduardo没有看见他,并不是Mark有在刻意躲闪,而是Eduardo现在醉得有点严重,已经没有精力去看在场的宾客有哪些了。这样很好,Mark想,刚好我可以看看他,说不定等他喝醉了我可以用跟Chris学的一些技巧和他说几句话,他让我道歉也不是不可以,最好结果是我还可以送他回家,oops,我忘了,他已经结婚了。和Sean,对就是那个他以前最讨厌的Sean Parker。

想到这一点Mark有点莫名的胸闷,Eduardo可以原谅Sean,却不愿意原谅他。他抿了一下手中的香槟,不知道这种东西有什么值得他们那些上层人士去消遣的,他从来都不习惯这个,但此时此刻却可以很好的掩饰他有点失落的眼神。

Sean Parker对自己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去遮遮掩掩,相反他把和Eduardo的恋情在所有的社交软件上都大肆宣扬,配上丧心病狂的秀恩爱照片,疯狂的宣誓主权,听Dustin在办公室的抓狂抱怨,要不是Eduardo的尽力阻止,Sean甚至还兴致勃勃地想着把Facebook的首页给黑了挂上Eduardo和他的亲吻照,其种种秀恩爱行为真的是恶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对的,Eduardo在Dustin和Chris给他发去婚礼祝福之后就恢复了联系。但是谁也没有否认,Sean很爱Eduardo,花花公子的优势就在这里,层出不穷的花样,永远有着奇思妙想的脑袋,只要他有心讨一个人欢心,没有人可以不沦陷的。Eduardo也不例外。他现在被Sean养得很好,活得越来越年轻,他们一起去追逐飓风,一起去等待极光,Sean愿意陪他去做一切他想干的事情,为他准备的婚礼也是事必躬亲,魔幻风格的婚礼非常漂亮,那一天的Eduardo非常亮眼,像一个精灵王子一样踏着圣光走进另一个王子的人生,一个远离他的人生。就好像Sean在Facebook上说的,他要对Eduardo好一辈子,然后满世界的照片,美妙的婚礼,以及Eduardo脸上暖呼呼的笑意,证明了他做得很好,比任何人都好。

天空开始下起小雨,主人充满歉意地邀请宾客进入到屋子里面继续宴会,空间变小了,随着人流变得密集,Mark和Eduardo离得更近了。

他站在巨大的窗户前面,有点意识不清,但是步子站得非常稳。Sean从另一边过来站在Eduardo旁边,拿下他手中的酒杯,Eduardo自然而然地顺势靠在他身上,脸埋进Sean的脖颈旁边,Sean轻笑着逗弄他低语,把Eduardo逗弄得整个人都笑得轻颤,Sean搂着这个醉鬼的腰防止爱人摔倒,胡子蹭着伴侣的脸把他扎得乱扭,直到Eduardo笑着求饶,Sean才放过他,吻了一下他红通通的耳垂才继续和他说话。

“Mr. Zuckerberg,很荣幸你能来参加这个宴会,介于你还搭配了一条让你深恶痛绝的领带。”亲近又礼貌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宴会的女主人穿着一条充分衬托出她气质的长裙,笑容柔和地和Mark打招呼。她是为数不多和Mark私交较好的合作人,Mark很尊敬她的为人处世,有能力的女性总能得到别人的青睐,Mark也是。

Mark友好的吻了她的脸颊,耸耸肩膀表示这是Chris强烈要求的。女主人一寒暄马上有人注意到这个个子不高气场冷淡的男人是现在热度正高的Facebook的CEO,慢慢的这里开始热闹起来。

Eduardo转过头,与Mark四目相对。

Mark的心止不住的快速跳起来,这种情况太少出现了,每一次都和Eduardo有关。Eduardo注意到了他。他身边的所有声音都进入不了他的脑子了,他愣了几秒,慢慢迈开步子,挤过拥挤的众人,连抱歉了没有说,Eduardo没有转过目光,这种认知让他阻止不了自己的脚步,向着Eduardo走过去。他越走越快,却蹒跚,跌跌撞撞。好像江河归海。

他想和他说很抱歉我欺骗了你,而不去质问你为什么冻结了账户,他还想说我很爱你,不去说你为什么和别人结婚,可是他只会盯着Eduardo的脸,看他温和又陌生地对着Mark毫无焦距的微笑,看着他倚在该死的Sean Parker的身上完全放松的样子。

“Mark,好久不见。”最终还是Eduardo在众多旁观或是看好戏或是惊讶的目光中从容的先开口,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稚嫩的大学生了,他看淡了太多。然后他没有等待Mark的回答,而是转过头去看窗户外面,轻轻地,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和别人说,“雨停了。”

雨停了,彩虹透过敞亮的窗户射进来,刚好有一部分落在Eduardo的耳朵上,色彩清澈,光晕温和。Mark剧烈的心跳平复了,外界的声音也回来了,一切都恢复了。

【莱花】婚姻之下

莱花

婚姻之下

极度ooc

没有马总,也没有facebook,巴西小公子花朵,父亲阴影下的莱总,家族联姻

  Lex在门口吐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他和他已经结婚多年的小丈夫的卧室门,脚步轻柔的走向他甜美柔软的伴侣,小心地伏在床沿隔着被子拥住背对着门熟睡的Eduardo,将头埋在他的脖颈边上,轻吸多年来一如既往清新甜蜜的味道。 


  Eduardo在被拥抱住的瞬间就习惯性的慢慢转过身来在被子里面回抱住了Lex,眼睛才慢慢张开,刚刚睡醒的琥珀色的眼睛在昏暗暖黄色的床灯照耀下像盛了一汪融化了的蜜糖。他转头吻了一下晚归的丈夫。


“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刚睡醒的声音糯软低沉,黏黏糊糊的流入Lex的耳朵里面。


“Nonono,小鹿斑比就该多睡觉才对,才能应付凶猛又狡猾,还有可能把斑比吃得干干净净的大老虎。”Lex的话把Eduardo逗得咯咯笑出声来,Lex的语速总是特别快,带着点舞台剧夸张的语调和肢体语言。可是Eduardo喜欢他的丈夫这么说话,他有时候还会调皮的去学习他丈夫说话的样子给Lex看,然后自己先撑不住滚到丈夫的怀里笑出声来。


“嘿,嘿,今晚可不行,记得吗?明天我们得去妈妈那里,妈妈可不希望有人在她的生日宴会上迟到,妈妈生气的话爸爸可一天都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瞧。更何况你在他们心目中是威逼利诱拐走他们小儿子的坏蛋。”Eduardo笑着从睡衣衣领中拿出丈夫不老实的手,却拿到唇边亲吻了一下。


  Lex皱着眉歪着头假意思考了那么一下,然后撇撇嘴耸眉做出投降的样子,又把Eduardo逗弄得笑个不停,他响亮地亲了一下自己的丈夫又乖乖躺回去。


“那我亲爱的dudu当时是怎么想的?哦!他一定在想,啊,完蛋了,我的丈夫的父亲是一个酒鬼虐待狂,我的丈夫是一个阴郁的疯子逼迫我嫁给他,他们的房子一定也是像童话中阴森森连蜡烛都不允许点的古堡,我的生活就像地狱一样,啊,我的……”


“Lex!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你这样说我要生气了!”Eduardo生气地锤了一下Lex的胸口,挣扎着不让他抱了。


“嘘嘘嘘,我的错,dudu乖,不气不气,谁让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可怜人呢,我当时只能以为我天真可爱得小丈夫这么想了。”Lex胡乱地哄着真生气了的丈夫,亲昵地蹭着Eduardo柔软丰厚的发顶,语气委屈但嘴角抑制不住的翘起。他的dudu就是这么甜,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好,自己说也不可以,这让萨维林先生看见这个当初威逼利诱要娶他最心爱的小儿子的Lex也只能狠狠的哼出声来,天知道他当初都想着找个黑手党暗杀了这个小疯子——要不是dudu也爱上了他。


听到丈夫可怜巴巴的说出这种话Eduardo也没办法生气了,他总是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他嘟着嘴安静地不挣扎了,“你明明知道的……你就是喜欢惹我生气。”嘟囔的声音可怜又可爱,下手狠狠地掐了一下Lex的大腿,知道听到Lex的求饶声才勉强解气。


  一切都从那杯酒开始,Eduardo所想象中的或是充满暴力或是充满嫌恶与冷淡的婚姻生活就瓦解了。自从搬到迈阿密以后,凡是聚会或者其他需要喝酒的地方,人们端给他的都是各式各样昂贵或华丽的酒。除了Lex,他端给了他一杯自己调制的Caipirinha。虽然在场没有正宗的Cachaca,酒也因为配方的比例有偏差而差强人意,但是他对这场婚姻的恐惧全都在他接过这杯酒的同时烟消云散了。人人都知道他是巴西移民,但没人想过为他准备一杯巴西凯匹林纳鸡尾酒。那天晚上他们一直在聊天,他不记得那天他们谈论了什么,他们既没有谈论彼此的过去,也没有谈论他们共同的未来。他只记得他很开心,一直注视着Lex笑,他看着他尖锐的下颌,直到它进入他失焦的距离,然后是一个微凉的吻,清新甜蜜,就像他们以后的婚姻。他有预感,他会期待他们的婚姻。之后他们经历了很多——老Lex的暴虐,Lex的反抗以及最终的胜利。以后他们会经历更多,他们会一起互道晚安后相拥入眠,也会一起迎接次日的晨光,他们会一起细数彼此眼角的皱纹,也会一起听彼此的唠叨,以后可能会养一只狗一只猫,一起打着喷嚏吸空气中的毛毛,不管怎样,他们都在一起。Eduardo是Lex的救赎与阳光,Lex是Eduardo的归处。


“你确定你爸爸不会像上次一样故意不给我在餐桌上安排椅子?我是不在意,可我担心我的小鹿斑比回到家委屈得掉眼泪,是不是,爱掉眼泪的小dudu,小dudu?嗯?”Lex抓着爱人的手强迫他给自己揉被掐红的地方,享受着那双修长细腻的手轻轻的爱抚,嘴里逗弄着自己心软的爱人。


“Come on Lex,爸爸不会这样了,他亲自打电话来接我们一起去参加妈妈的生日宴会,”虽然是妈妈在旁边逼着让丈夫邀请小儿子的丈夫一起来,萨维林先生则是咬牙切齿地挤出让那个小混蛋一起来了算了这句话就怒气冲冲挂断电话,但也算是接受了Lex不是吗,父亲一向这么别扭,“妈妈很喜欢你的,她很希望你一起去的,好吗?”Eduardo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丈夫,大眼睛眨巴眨巴,不仅仅只有Lex知道他的软肋,他把Lex也是吃得死死的,他知道Lex最受不了什么。


果真,被Eduardo这么看着谁也受不了,没几秒钟Lex就缴械投降了。“好吧好吧,我会和你一起去的,但愿你的父亲和两个哥哥不会又一直用眼神盯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大魔王随时随地准备吃掉小斑比然后毁天灭地。妈妈最喜欢金盏花了,明天我们让Mercy准备一份,新鲜的、神圣的金盏花最适合她这种愿意把可爱的小儿子嫁给我的善良的女士了。”


“哇喔,你总是最贴心的,甜心,我爱你,超级爱你。”Eduardo这张尝起来甜腻柔软的嘴总是不吝表达对他丈夫的夸奖与爱意,Lex笑着吻了上去。


记一个脑洞

沉迷暗巷组不能自拔
大佬饲养傻乎乎人鱼梗
人鱼设定参考加勒比海盗人鱼
教父背景
教父Graves收到了一只“朋友”送来的人鱼,人鱼怯生生地告诉他自己的名字――Credence。教父很宠爱他,却特别强势地让Credence害怕他敬畏他。
想写一系列pwp小短篇

第一个就是他们坐船去伦敦的海上捕获了GG人鱼,相比于Credence来说GG更像一个人们口中的真正的人鱼――会蛊惑人心,会放大人们的欲望和恐惧。教父把GG关在船里的另外一个房间的玻璃缸里,而Credence被很宠爱地放在自己的房间里。GG通过人鱼的声波传声方式和Credence说话,利用他对Graves的感情不信任怂恿他逃走以免被教父厌倦后抛弃,Credence哭泣着爬出玻璃缸,湿漉漉地爬出房间并且往船边爬去。Graves找人鱼,并在船边找到,Credence吓死,哭着向暴怒的教父道歉。教父气极他想逃跑,把手里的雪茄按熄在人鱼脖子上,并拖着他的头发当着众多手下的面拖回房间,之后就是用铁链锁住他无力的双腿,占有他,并告诉他坏孩子不配得到他的温柔,Credence为自己搞砸了一切而道歉痛哭,请求教父对他温柔,告诉了他真相,打开心结,两人感情升温。

看见了好基友发给我的一组照片,加上有人评论说加菲看起来像大佬的女人,让我瞬间有了这个脑洞。花朵是一个封面模特,Sean是个娱乐圈公司大佬,但是两个人很早以前就谈上恋爱了,但是是保密的。花朵有工作的前一天他们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但是达斯汀告诉他没有什么裸露镜头他也就没有阻止Sean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但是谁知道到了拍摄地点Sean也去了,调戏花朵指定要花朵拍一个浴缸照,花朵不敢脱衣服,磨磨唧唧哭哭唧唧,看够了美人羞赧和气愤得眼睛发红的样子以后心情大好的Sean大手一挥让所有人下去,自己亲自来拍,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达斯汀说,又是大佬在调戏大佬的女人,大佬的情趣总是要折磨一下旁人吗?喂,原来知道最多的就是你啊达斯汀。

记一个梗

丹尼尔喜欢上了花朵,在花朵淋雨后催眠了花朵让花朵冻结了账户,然后后面的事情就是马总和花朵决裂,丹尼尔以魔术师的身份和马总合作,和早就对花朵图谋不轨也很气愤花朵背叛他的马总一起监禁了花朵,xxoo无数次之后,有一次丹尼尔要去伦敦,也就是惊天魔盗团2结尾的那点故事,说服马总放了花朵,让花朵跟丹尼尔一起去伦敦放松一下,然后不出意料的花朵跑了,不出意料的被抓回来了,气死了的马总强迫性地xxoo了花朵,花朵绝望,后来马总看开了,觉得花朵是他得不到的,当然也有丹尼尔的煽风点火,就故意让花朵跑了,然后一天晚上下雨花朵猛然回忆起了他那次是被催眠了才会冻结账户的,,,,,后面的我就没想好了。相信我我就只是想写肉的,为什么没人写3p监禁梗,明明这么萌!!!我要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