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无肉不欢,
杂食党,洁癖屏蔽我,ky退散

【TSN/ME】土拨鼠之日(4)

【TSN/ME】土拨鼠之日(4)

爱德华多站起身来,撞倒了身后的椅子。

 

他死死地盯着突然单膝跪地的马克,更准确地说是马克手里打开的盒子,他感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无名的怒火充盈,就像海绵吸饱了水,只要马克开口说一句话,他就可以挤出多到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洪流。

 

里面是一枚戒指,并不是限量版,也不是多么昂贵多么华丽的款式,甚至对于现在的爱德华多来说这枚戒指也朴素得不行。

 

可对于马克来说,这是他现在所有的身价加起来买得到的最好的戒指。

 

他有点过分紧张,所以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我知道这个对你来说还是太简陋了,但是只要我们能回去,我会给你最好的,你值得最好的,我会和你道歉,只要你想要,你愿意,你愿意……”

 

“别说出口!”爱德华多再也不能忍受般地低吼出声,“你怎么能?!你怎么敢对我说这种话!”

 

马克惊愕地抬起头,“Wardo,你听我说……”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听你说?为什么每次都是由你来做决定?为什么你这么自大?”爱德华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泪腺这么丰富,他还没有说什么,还没有指责什么,他的眼泪就累积上了他的眼睛,就像在听证会上一样,他从来没有想过以此来博取同情,虽然他的团队甚至哥哥都希望他这样做,但是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就因为你发明了facebook,你改变了人们的交往方式,你改变了世界,所以你说的所有话我们都必须要听从吗?所以你就能忽视我的感受吗?”

 

如果是五年前,马克会选择辩解,但是现在他保持着跪地的姿势,他好不容易听到了爱德华多的心声,他已经不愿意失去这个机会了,他刺激爱德华多,“你想我说对不起吗?你愤怒的是我背叛了你吗?虽然你也做错了,我愿意和你说对不起,只要你可以答应我,我可以说这个。”

 

爱德华多踉跄着退后,他想逃离也觉得疲惫,“我并不意外你会对我做这种事,当初我看见你前女友的样子我就已经隐约知道了,虽然我欺骗自己我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早已经有了心理暗示。你不是个混蛋,这些事情也并不是你的本意,或者说这些后果并不是你的本意,你只是想证明自己,证明我们的决定和轻视是愚蠢的,但是你太自大了,即使你改变了世界,我们对你的态度并不是因为你的成就,而是因为你是你自己。而你亲手毁了。”

 

 

提起Erica,马克又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他在网络上羞辱她之后再次见到了那个女孩,他满心欢喜却尽力压制自己的自豪,想单独和她谈谈,然后没准他们会和好,但是Erica拒绝了他并再次侮辱了他。

 

他当时被难堪和愤怒冲昏了头脑,觉得这个不懂得facebook有多伟大的女人愚蠢至极,终有一天她会后悔她曾经如此轻视他。

 

但是直到最后,Erica也没有通过他的好友申请,紧接着,他失去了爱德华多。

 

“其实我预料过,或者说幻想过你和我道歉,虽然很难以理解,但是我知道,我最终会原谅你。”爱德华多苦笑一声,发冷的手紧紧地抓住裤缝,想汲取一点温度。

 

 

不,并不难以理解。

马克知道爱德华多会,因为他总是最心软的人,不管是马克还是Dustin甚至是最冷静的Chris,他们在潜意识里都觉得爱德华多只是一时置气,只要时间够久,或者他们示好,爱德华多总会回来,即使不能当成生意伙伴,他们也可以当回好朋友,就像他们最初那样。毕竟这个圈子太小了。

 

可是谁能想到,最心软的人,总是最决绝。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去新加坡,虽然这是出于战略需求,但是不可否认那场官司让我下定最后的决心。因为我不想给你这个机会了,给你对我说抱歉的机会,我太了解你了,你并不理智但也绝不感情用事,你只是太迟钝不想去想,所以当你想清楚了你会跟我道歉,用你独有的、别人体会不到但是我却能清楚感知到的方式道歉。但是我不想给你这个机会了,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原谅你,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会再为我们共同的成就感到一点点的自豪和喜悦,相反,每当有人讨论到facebook我就觉得有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不会因为你的想法感到惊喜,相反我会想你什么时候又会觉得我被落下了。我不想这样了,我只想好好生活,我在短短的假期就赚了30万,我是哈佛投资协会的会长,我有这么好的生活,我为什么要沉浸在过去的失败里,为什么要被我不了解不熟知的领悟困住?”

 

 

爱德华多越说越快,他变成了他们中马克曾经扮演的那个角色,虽然马克说的都是他听不懂的东西,可是这些他曾经的感受谁又能说马克一定能听得懂呢?他只是想说了,他也不想再管马克是否想听或者是否听得懂,是否会觉得太冷,是否能感知到自己的腿。

 

他已经忘记这种在乎的感觉了。

 

 

“马克,我们从来就不是一路人,这场伏击让我看到的最大的事实就是这件我一直一直欺骗自己的事情。

现在你让我回到你身边,你想怎样呢?我不会再和你讨论任何关于facebook的话题,可是facebook几乎是你生活的重心,而你根本不屑了解我的工作领悟,我们会潜意识小心翼翼地躲开这些伤疤和往事,那我们的生活还剩下什么?

忘了这些事情吧马克。”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