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

【TSN/ME/SE】争风吃醋番外之起床篇

【TSN/ME/SE】争风吃醋番外之起床篇
这篇番外的中心思想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对付马总用撒娇,对付肖恩大大用激将,完美。

当嬷嬷继满脸挫败地从肖恩的房间出来又愁容满面地从马克的房间里出来之后,爱德华多就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
他用白色亚麻手帕擦干净嘴和脸颊才举起手开口,嘴巴里刚刚吃完的面包卷和果汁的甜香还在他舌尖上没有散去,他觉得不能起床吃到这么美味的早餐的马克和肖恩真的是太可惜了。
“夫人,其实我可以试试去叫他们的。”
“哇哦,如果Dudu愿意帮忙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每天都为这件事头疼的扎克伯格夫人疼爱地捏捏爱德华多的脸,感受一下在她那少年老成的儿子和调皮捣蛋的外甥身上感受不到的乖巧可爱。
于是这件重任就落在了爱德华多的身上了,以至于十年后还是被他继续接手并完美包罗。
经过几次的实验,爱德华多已经完全掌握了叫醒他们并让他们两个不用一整天保持一张冷漠脸或者暴躁脸的诀窍。
首先爱德华多会先起床,脱下身上的睡衣,在嬷嬷的帮助下穿好蓝色的丝绸衬衣和黑色亚麻长裤,然后叽拉着拖鞋往他房间旁边的马克的房间走去。
首先应该叫马克起床,因为叫醒马克的难度要稍微小一点,当然这只是对爱德华多而言,对其他人而言他们只是野生烈马和野生骡子之前的区别——都一样难搞。马克动作迅速,只要起床了就可以快速地出现在餐桌上。再来是因为肖恩会在醒来的那一刻不让爱德华多走,会一直黏黏糊糊地让爱德华多在他旁边陪他,不然他就会赶走帮他穿衣服的嬷嬷,怒气倍增的倒头继续睡。
对于马克,诀窍就是要快准狠,一定不能慢腾腾地一直吵他,让他有堆积怒气的时间,不然他虽然不会对着爱德华多冷脸,但是他会在一整个上午对除了爱德华多以外的所有人保持一副低气压的冰库状态。
“MarkMarkMark,”爱德华多在嬷嬷的帮助下轻轻推开马克房间的沉重的实心红木门,轻快地跑过去连着一长串绵软腻糯的叫声,厚重的地毯和摩洛哥皮拖鞋吸收了他的脚步声,“该起床了!”
马克睡得特别浅,推门的吱呀声在房间响起的一瞬间他就清醒了,但是沉重的眼皮就像被压得严严实实的千层饼般,一点也不想睁开。
马克的房间窗户很高大,两开的法式窗户离地面足有三十英尺,但是被蓝色的窗帘遮得不透亮光,壁炉烧得旺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微弱的响起。
爱德华多趴在马克的枕头边,马克的睡姿非常工整,枕头和被子的位置一点也没变。爱德华多用长了点肉的手轻轻地抚摸马克柔软的小卷毛,然后捧起他的脸,“马克,我知道你醒了,快点起床啦。”
马克睁开眼,钴蓝色的眼睛透露出清冷的光芒,但是爱德华多一点也不怕他,凑过去学着自己母亲的样子亲亲马克的额头,然后撒娇地眨着眼,棕色的大眼睛亮得像冬天的小太阳,“我好饿,好想吃今天的胡椒烤饼,马克你快点起来陪我去吃嘛。”
“Wardo,”马克无奈地捂着额头,“你可以自己先去吃的。”
“可是我想和马克一起吃,你都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爱德华多皱着眉,用手指头戳戳马克的脸。“我可以偷偷帮你吃一点煮豆子,但是不能太多,你需要吃点蔬菜。”
马克抓住爱德华多戳他的手指,轻轻地捏了捏,“你是我妈吗?好啰嗦。”
“马克~”爱德华多拖长了声音,“你昨天答应了我陪我去棉花田看小鸭子的,你还不起床小鸭子都回去了。”
“那我让他们把小鸭子抓回来放在你的房间里和你一起睡好不好?”马克虽然这么说,但是已经坐起身来,慢腾腾地解开睡衣的口子。
“不要,小鸭子离开了妈妈就会很孤单的,马克陪我去看看就好,我就知道马克最最最最好了!”爱德华多抓住马克垂在床上的一只手亲了一大口,在上面留下一点水痕,终于让马克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站在床边的嬷嬷松了一大口气,这就意味着马克这一天的心情都不会太差了。
“我去叫肖恩,在桌上等你哦。”
叫醒肖恩的的诀窍就是要软磨硬泡,让他在软软的撒娇中自己慢慢消去起床气。
肖恩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乱糟糟地不拘小节,爱德华多只有垫着脚尖才能不踩到散乱在地毯上的小物件。
爱德华多慢慢走近肖恩,然后脱下拖鞋爬上肖恩的床,小心翼翼地让肖恩从一大团被子里露出脸来。肖恩趴在被子里,呈大字型摊在床上,枕头一半被他抱在怀里一半被他压在一头乱糟糟地卷毛脑袋下。
“肖恩~”爱德华多凑近肖恩被压扁的脸轻轻地叫他。
肖恩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转过头去,把后脑勺对着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不气馁地爬到他的另一边,捏住他的耳朵,在他耳朵边小声叫他,“肖恩,起床啦,今天天气超级好的。”
肖恩被拉着耳朵不能转身,正要发怒,一睁眼看见笑得甜甜的爱德华多就像个热气球般慢慢瘪下来,捧住爱德华多的小手亲了好几下,“Dudu,让我睡一会吧,我好累啊~”
“不行啦,不可以不吃早餐,今天的早餐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火腿蛋,是今天早上刚刚下下来的热乎的小鸡蛋,你一定会非常喜欢的。”爱德华多把肖恩的耳朵揉捏成各种形状,他的耳朵很奇怪,像没有骨头一样软,不管怎么揉成什么形状都可以,而且不会感觉到痛,老人家都说这是怕妻子的人才有的耳朵。
“那我也不想吃,我只想睡觉,”肖恩任由爱德华多捏他的耳朵,声音也慢慢小下去,眼见着又要睡着,他熟稔地向爱德华多撒娇,声音因为困倦黏成一团,“让我睡吧让我睡吧,我知道Dudu最好了,我最喜欢Dudu了……”
眼见着这招不行,爱德华多只要跳下床,拍拍弄褶的衣服,故作苦恼地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和马克一起去棉花田看小鸭子了,看完之后我们还会一起在庭院里吃厨娘准备的小饼干,我还答应了马克喂他吃呢。肖恩就乖乖睡觉吧,我们自己去就好了。”
肖恩一下子就扯下身上的被子坐起来,“什么?你们两个人去?不行!我也要去,我也要被你喂!”
“好好好,我可以给你们都喂小饼干,但是你现在要起床了吗?”爱德华多露出小狐狸一样的笑容,大大的眼睛狡黠地眯起来。
“起!”
爱德华多坐在旁边的高脚椅上,听肖恩愤愤不平的嚷嚷,周围的嬷嬷连忙给他穿衣服。
其实爱德华多有个超级大的招,只要他抿着嘴眨两下眼睛,然后委屈巴巴地撇着嘴,让眼睛里面的眼泪像一颗颗小豆子一样掉下来,不管是马克还是肖恩,连天上的星星都会给他摘下来,但是大马干嘛要用来拉小车呢。
今天又完成了任务的小爱德华多给了在门口偷看的扎克伯格夫人一个wink。

评论(3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