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无肉不欢,
杂食党,洁癖屏蔽我,ky退散

【TSN/ME/SE】战地情史番外

还是没有赶上六一的儿童车

儿童车,食物play,慎入,极度ooc

爱德华多停好车,一进门就看见肖恩背对着门在厨房鼓捣什么,男人光着胳膊赤着脚,只穿了一条蓝色的宽大牛仔裤,裤腿没有卷起,所以随意的踩在脚下。肖恩嘴里乱哼着现在流行的摇滚乐,随着调子摇晃着身体,背脊的弧度挺拔坚韧,结实遒劲的肌肉流畅优美,上面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粉色褐色的疤痕在麦色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爱德华多小心翼翼地脱下鞋,光着脚丫子向他踱去,咬着唇悄悄地观察肖恩的动静。随着距离的接近爱德华多的笑容越来越大,还剩下半米的时候他弓起背一跃,矫捷地跳上毫无防备的肖恩的背上,双腿紧紧地扣住他的腰。

“我回来啦!”爱德华多箍住肖恩的脖子,亲昵地在他耳边大叫。

肖恩吓了一跳,险些就把这个现在胆子越来越大的狗崽子甩出去。他放下手里握住的刀,向上托托爱德华多柔软的小屁股,也不放他下来,把手放在他的小屁股上揉捏,“哟,小狗崽子长胖了啊,屁股都圆了不少。一回来就投怀送抱,在学校受学生欺负了找哥哥撒娇呢?”

“才没有呢,学生们可喜欢我了,又乖又听话。”爱德华多趴在肖恩身上在他耳边说话,小声打了个哈欠。

他现在在他以前读书的大学里教书,学校里面有安排给他的教工宿舍,环境很好,像一个小型公寓,但是爱德华多只有第二天第一节有课的时候才在那里住一晚,一般他都是下课就回到他和马克肖恩的房子里。路程不远,但是马克不声不响地就和肖恩送给了爱德华多一辆车,算是间接鼓励他这种记得回家的好行为。爱德华多宝贝得不行,天天开车停车都记得转上一圈看看有没有哪里损坏,连保养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把不知道给爱德华多送过多少东西的两个哥哥气得不行,更加不待见这两个拐走自己宝贝弟弟的大狼狗。

自从葛丽丝·霍普提出编译器的概念之后,马克和肖恩敏锐地预见了未来计算机的发展方向,他们现在在为一个团队工作,但是似乎只是一个跳板。爱德华多毫无理由地相信他们,他觉得马克的机敏专注和肖恩灵活的想象力是使他们区别于常人的天才之处。他们用自己的所有的积蓄买下了这座属于他们三个人的家,然后用第一桶金给爱德华多买了回家的车,牢牢地把这只意外闯进他们生活、并不管不顾地拉开一条口子把大把大把阳光带进他们灰暗生活的兔子关在他们的身边,养得又肥又圆,天天就只用傻乎乎的开心就好。以前在战壕中做梦才敢想的美好生活终于实现了。

爱德华多看了看周围没有马克的身影,“马克在哪里呀?”

“你昨天说你想吃眉豆,邻居太太让马克去她家院子里摘去了。”肖恩右手托着爱德华多,左手拿过刚烤好的番瓜派喂给爱德华多尝,“你这个狗崽子没良心啊,一进门就问马克,亏我还在这里给你们准备晚饭。”

“嘻嘻,前几天你不在,马克也说,说我一进门就问你在哪里,你们是不是走失的双胞胎?不仅有一样的卷毛,说话都一样。”爱德华多也不自己动手,就着肖恩的手咬了一口,甜丝丝的派烤得正好,爱德华多今天上了一天课,只在学校随便吃了点东西已经饿到不行了,三下两下吃完嚷嚷着还要。

肖恩听了他的话心情大好,但是怕爱德华多吃不下晚饭不让他再吃了,爱德华多黏黏糊糊地亲了肖恩好几口肖恩才咧大嘴给了他一块。

马克进门爱德华多就从肖恩身上跳下去去接马克手里的红洋葱和眉豆,马克扬扬手不让他接,怕手上的泥沾到他身上,把东西放下才摘下头上滑稽的草帽戴到爱德华多的头上,还用力摁了摁,把爱德华多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看他手忙脚乱地整理才露出了进门的第一个笑脸。夏季的林奇堡实在是太热了,眼前都是波动的热浪,把一向对温度感知非常不敏感的马克都弄得十分暴躁,当然让他暴躁的也不仅仅是温度的原因。

晚饭就在爱德华多日常不吃洋葱和马克强制他吃洋葱、肖恩幸灾乐祸地把更多的洋葱放在他盘子中结束了。

“明明马克自己也不吃蔬菜,不,他废寝忘食起来什么也不吃还不睡呢,他还喝超级多啤酒。”爱德华多一边换衣服一边嘟嘟囔囔地跟肖恩抱怨,他现在嘴里都是洋葱讨厌的味道。

“Wardo,”外面等他们的马克无奈地叫了一声爱德华多,“我能听见好吗?”

“就是要让你听见,每次我让你去睡觉你就不理我。”爱德华多调皮地皱皱脸,把脱下的衣服放到椅子上,光着膀子只穿一条宽大的四角裤,和同样打扮的马克肖恩往外走。

院子里有一口井,在傍晚太阳光已经减弱威力的时候去冲个凉简直是夏日最好的享受。爱德华多急忙忙地舀上一桶水往身上淋,冰凉清爽的井水从头泼下凉得爱德华多一个哆嗦,一些水流到了嘴了,又甜又冰的口感让爱德华多才想起了他遗忘了一个下午的事——“哎呀,上次我在路边救的那位先生今天送给我的两罐蜂蜜还在车上呢!”也不知道这么热的天有没有晒坏!


慎入1

慎入2

评论(3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