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

【TSN/ME/SE】战地情史(8)

【TSN/ME/SE】战地情史(8)

这一章活在台词里的马总

 

 

一大早在床上醒来的时候爱德华多就发觉窗外亮得晃眼,等他不甚清醒地慢慢蠕动过去的时候才看清是下雪了,才一个晚上就把世界所有的颜色都替换成了霜白。天空罕见的又高又蓝,云量也很少,像是回到了林奇堡一样,但林奇堡很少下这么大的雪,冬季也是不会这么长这么冷

 

爱德华多的屁gu已经不那么疼了,只是有点酸痛感,只要不做大动作轻坐轻起也不怎么影响日常生活。

爱德华多醒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了,肖恩虽然看起来很闲但是实际上每天出去的很早,回来的也很晚。爱德华多扭头就看见了桌子上的食盘,还是老样子的罐头和熏肉,还有一小碟人工蜂蜜。

今天有点奇怪的是在盘子空余的地方放着一小团雪球,还很可爱地摁进两块小石子当眼睛,像个睁着大眼睛呆呆地看人的小狗崽。在温暖的房间里面还没有融化,只是遇到热空气外层变得有点亮晶晶的,显然还没有放上很久。爱德华多觉得很新奇,拿在手里摸了摸,怕自己温暖的手捂融化了,就念念不舍的放在了温度比较低的窗台上。

他觉得应该是肖恩放在这里的,肖恩总是喜欢带一些小东西给他玩,糖果巧克力,有时候是几个弹壳,更有时候就是张他在开会时无聊画的丑丑的小狗崽,龇着糯糯的牙,旁边还是肖恩龙飞凤舞的字,写的爱德华多的名字以此来嘲笑爱德华多,气得爱德华多想拿鞋子丢他。甚至是给他冷脸也不减退这种兴致,后来爱德华多也大概想了想,估计是肖恩把他当成了一只养在屋子里的小狗崽,天天逗弄,看他气呼呼跳脚但是就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的傻样子。

想到这爱德华多对这个长得向小狗狗脸的雪球也没兴趣了,恹恹地吃完饭去看壁炉。果不其然又熄了,但是爱德华多已经没有以前的焦头烂额了,现在他生火不说熟练非常,但也起码有了些经验的技巧能勉强不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

爱德华多还没把火发起来呢,门口就传来了肖恩的口哨声,乱七八糟地乱吹,但是一听就是他。爱德华多撅噘嘴不知道今天中午这个点肖恩怎么有时间过来,但是也没打算搭理他,撅着个屁股继续往壁炉里吹气。

“哟,才刚起呢就撅着屁股朝着我,这么早哥哥可受不了这刺激啊,不过既然小美人邀请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肖恩还装腔作势地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这人果真一开口就让人生气!爱德华多用力地戳着壁炉里的柴,把怨气都发在无辜的木材身上,但还是别扭地挪了挪自己的臀部,往角落方向偏了偏。

肖恩笑眯眯地看着爱德华多听见自己声音之后鼓起来像只炸毛兔子一样的样子,呆呆地蹲着,睁着茫然又无辜的大眼睛,被欺负之后就笨笨地缩缩毛腿子,把毛乎乎的肉屁gu也带着挪了位子,手感超好的短尾巴压在身下,以为这就可以躲避危险,其实更加让人想把那炸得圆滚滚的毛又揉又摸。但是玩过了就不好了,肖恩遗憾地想。兔子可是很脆弱的生物。

肖恩抬头,一眼就看见了窗台上放着的小雪团,“啧啧啧,你说马克和你这个傻狗崽子较什么劲呢,明明自己心里也担心,也是难为他这个技术工了,还给你捏个丑雪团子逗你开心。”

爱德华多惊讶地张大了眼睛,马克捏的?爱德华多有点别扭。马克打他的时候可是一点也不留情一点也看不出来不担心呢,要不是肖恩阻止他还想继续打下去,还索性把他一个人晾在这里,现在又捏个雪团子,哄孩子也不是这么敷衍的啊。

爱德华多搞不懂马克是怎么想的,他看见火已经燃烧的非常旺盛了,就拍拍肩膀上的灰站了起来,往肖恩那边走坐到了离肖恩最远的沙发端,可是沙发总共就那么长,肖恩还毫无形象地把左腿搁在沙发上,这种距离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爱德华多虽然打了主意不理肖恩,但是他们这几天来的相处却好了很多,说话多是肖恩调戏他,但他也会用学过的肖恩听不懂的隐晦的点反击他,甚至有时候吵不过就拿床上的枕头丢肖恩。

可能是觉得反正被肖恩打了屁股,还见识了他最狼狈最尴尬的几天,更重要的是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实际上照顾爱德华多肖恩真的是很认真。爱德华多突然就不怕他了,也不是不怕,而是没有了以前那种恐惧到打颤的程度,就像学校天天不出现但是一出现就要开除人的校长变成了邻居家大他几岁天天把他丢垃圾桶但是关键时刻会不让别人欺负他的小流氓。爱德华多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这么怕这个男人,现在看来这个人说话粗俗做事粗鲁,嘴巴又讨厌,和第一次那个印象中全身都是血腥气的冷酷男人完全不一样,虽然还是一样恶劣!

爱德华多推了推肖恩的推让他别用不安分的脚踢他,却注意到肖恩今天的脸色有点过分的苍白,这么冷的天从外面过来竟然还有大量的汗珠在他的额头上密布。爱德华多忍了忍,还是推了推他,“你怎么了?看起来不怎么好。”

“哎哟,哥哥这么长时间的真心呵护总算是没有白费啊,还会关心我了。”肖恩还是嘴不着调,但是爱德华多看得出来他并不好受,用力推了他一把催促他说话。

“战场上老毛病了,一到下雨天下雪天就出来提醒一下。”

爱德华多了然地点点头,他看过太多因为这场战争受伤害的人,也看过各种各样的伤口,不管是在林奇堡还是在这里。他想了想,有点犹豫地开口:“我在刚开始的时候学了一点护理这种疼痛的手法,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试过,可能会有用,你要不要试试?”

肖恩眯起一只眼挑眉看着他。

“不要就算了,自己受着吧。”爱德华多鼓起嘴闷声闷气的说,以为肖恩又小瞧他。

“不不不,怎么不要呢,要啊,哎哟喂我这腿疼的呀,比打肿的屁股还要疼,给哥哥揉揉啊。”肖恩一听这话就阴阳怪气地大叫,把爱德华多弄得又想气又想笑,但还是认命地挽起肖恩伸过来那条腿的裤子,看向肖恩指着的地方。

整个小腿上有好几个比硬币大点的嫩红的疤痕,更有一条狭长的扭曲的疤痕深深地盘在上面,但是根据爱德华多的经验判断这些应该是碎片溅射到的伤,并不会让肖恩长年累月受折磨。所以他继续往上面卷,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见那个碗大的、像蜘蛛网一样不规则的深红色疤痕时也不禁吸了一口气。

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这个伤痕其实已经年代很久远了,经受了还不错的手术之后愈合完好,但是伤口能愈合,骨头的损伤却留下来了,子弹的穿透在瞬间会翻滚卷走一大片的肌肉和骨头,肖恩的运气还不错,只是打中了大腿外侧,不至于直接截肢。爱德华多在之前学习过如何处理各种各样的伤口,但是他始终学不会冷静地看待这些触目惊心的景象。上帝创造赋予我们的健全的身体,却因为同胞之间的自相残杀损毁,甚至丢失生命。

爱德华多直愣愣地看着,直到嘴里被塞了一颗糖才反应过来。他抬起头呆呆地望着给他塞糖的肖恩,肖恩笑着大力揉了他一把。

爱德华多慢慢地用舌头搅动着口里的糖,舌尖尝到了酸酸甜甜的糖粉,当糖粉融化之后才露出里面包裹着的坚硬的水果糖,糖浆很丰富,马上就充盈了口腔。这种糖是军部特意供应的,为了补充体力含糖量特别高,口感也非常好。爱德华多看见了肖恩手里的糖果罐头,里面有各种形状各种口味单独包装的糖还有巧克力,装得满满当当,旁边还有开罐头的金属条,显然是才刚刚打开。

肖恩索性连着罐头全部塞到爱德华多怀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罐没有开封的也丢给爱德华多,“今天刚领的,我和马克都不爱吃这个,他让我带过来都给你,反正你这种蜜罐里长大的傻狗崽肯定离不开这种甜腻腻的糖。”

爱德华多没有反驳他,只是低下头眨了眨过分长的睫毛,低声的说了声谢谢,反倒让肖恩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


评论(20)

热度(61)

  1. 请给我勇气捣蛋荆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