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

【TSN/ME/SE】

【TSN/ME/SE】战地情史(6)

这一章有手枪play,慎入慎入慎入,有手枪play真的慎入啊,接受不了的真的就不要打开

“哦?去哪里?和你这个自身难保的小白脸去送死吗?”肖恩戏谑的声音突然响起的瞬间爱德华多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像只兔子般神经反射地差点跳起来,一双大眼睛慌忙地看向门口,因为惊吓显得格外湿漉漉的。他们太过于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庆幸里,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肖恩打开了门,也完全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

肖恩好笑地看着爱德华多的反应,虽然他是对Vito说的,但是眼睛却只看着爱德华多。他懒散地靠着门框,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一副似笑非笑的浪荡表情,但是他鼻尖发红,这是他发怒的前兆,可惜现在满心惊惧的爱德华多已经注意不到这个小细节了。

Vito虽然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反应没有爱德华多这么大,他警惕地看着这个慵懒但是危险的男人,除了下意识伸出手臂挡住爱德华多没有多余的动作,也并没有回答肖恩的话。另外三个人就反应大了很多,虽然能勉强保持镇定,但是面面相觑的慌乱表情和止不住发颤的脚已经暴露了他们的恐惧。

肖恩也没有等他们回答的耐心和意思,他转过身对身后的士兵说道:“把他们四个带走。”

他转过身的时候屋里的人才发现他身后还有五六个士兵,但是肖恩把门口挡的严实,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本来以为只有肖恩一个人还可以背水一战,但是此时没有武器体力也几近透支的几个人完全不是这么多装备齐全的人的对手。

“不!”爱德华多推开Vito的手臂,顾不得心中的害怕急切地走近肖恩,他情急之下的力气太大,Vito也没有一时之间拉得住他。

“告诉梅琳娜将军夫人,这是马克中校为她找的四个花匠,她上次请马克帮她找人修他院子里倒塌的花坛,”肖恩轻飘飘地看了一眼爱德华多,却伸手捏住了爱德华多细长的脖子,笑容消失,慢慢却不容置疑地补充道,“好好看着他们,这批花匠据说不怎么听话,如果不听话,就直接毙了,不用征求马克中校的命令。”肖恩慢慢摩擦着手下战栗的脖颈,他控制得非常用力以至于青筋都突出了,才能让自己不至于掐死这个不听话的狗崽子。

士兵带走了已经毫无反抗力的四个人,Vito临走之前神色复杂地看了爱德华多一眼,但是明显为他们暂时逃出一劫而松一口气的爱德华多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颤巍巍地捏着衣角担心起了自己的处境。

“……谢谢你。”爱德华多咽了口唾沫,真诚的对肖恩说道。

肖恩听着他的感谢,从胸腔中哼出一声冷笑,他慢慢收紧自己的手,“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而是别人发现你们,你们会有什么后果?你以为你的一点小聪明非常机智?你以为我是在帮你?如果被人发现四个逃跑的战俘出现在了马克这里,马克就完了!而你,你这个在妈妈肚子里还没有长大的狗崽子,将被打穿脑袋蹄子都来不及抽动两下!”他暴怒地咆哮着,松开被他掐的满脸涨红的爱德华多,狠狠地推开了他,任由虚脱的爱德华多倒在地上。

大口大口的空气涌入肺中,爱德华多发出呛咳和呕吐的声音,眼泪和口水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他握住自己的脖子,抬起通红的眼睛愤怒地盯着肖恩,“……那我能怎么办?他们就不是人了吗?我能救马克就不能救他们吗?上帝对待我们是……啊!你干什么?!放开我!”

肖恩怒极,不等爱德华多说完就提起爱德华多的手一把把他拉起来,爱德华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顺势蹲下身的肖恩抗到了肩上。爱德华多被这种脑袋突然向下的姿态和胃部被强烈顶撞的行为弄得脖子都红了,腹部也一阵抽痛控诉这种暴力的行为,小腿的踢打搞得本身就愤怒的肖恩更加不耐,索性把他的小腿也扣住。爱德华多的拳头才刚刚挨上肖恩的背就被肖恩粗暴地丢在了床上,爱德华多背部被砸得他快吐出来,天旋地转的感觉更是让他眼前闪了好一阵炫光。

慎入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