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无肉不欢,
杂食党,洁癖屏蔽我,ky退散

【TSN/ME/SE】战地情史(2)

【TSN/ME/SE】战地情史(2)
这一章开始具有强制,语言侮辱,口jiao,颜she,3p,食物play,等等毫无底线的黄色废料,请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迅速撤离!

骑着战争外皮的无脑恋爱艳情剧
除了黄色废料其余全部都是bug

马克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把钥匙插进锁眼里面,但是还没有拧门就自动开了,他的内心一凛,用力地推开门伸出手枪。
“不不不,小马克,才三个月不见你就开始用枪指着我了吗?真是让人伤心。”马克毫不客气地对沙发上毫无形象躺着的好友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把餐盘放在门边的柜子上。
“你可以再胆大妄为一点,你要是这样闯进军部的老头子们的房间他们可就要乐开了花,正好借着这个由头把你给打成马蜂窝以解你公开嘲讽带给他们的难堪。”马克收好配枪给了好友一拳,然后看见被绑住手塞住嘴卧躺在地毯上的爱德华多,挑了挑眉。
“不会的,他们可舍不得啦,你的情报,我的计策,我们可是绝配,他们可只能忍着我的任性妄为。”肖恩帕克指指自己的脑袋,对着马克眨了眨眼睛,动作洒脱自然,表情和给姑娘们飞吻时如出一辙。
“你没必要对他这么过分。”马克无视了肖恩的调笑,让肖恩给呜呜直叫的爱德华多松开。
“哇,我过分?我一开门他一看不是你就往外面跑,我怕你怪我放走了美人才用皮带把他绑上,他转头就给我一口,哟哟哟,你看看,再严重点我这要给女孩子们飞吻的手就要废了好吗?”他委屈巴巴地大叫,但依旧解开了爱德华多的手,看见爱德华多因为卧躺而翘起的臀又手贱地拍了一把,还吹了声口哨,气得爱德华多把嘴里的衬衣袖子丢在了他脸上。
他终于发现一个比马克扎克伯格还要讨厌的人了!不对,是讨厌得多!
马克决定无视这两个幼稚的人,他们其中一个就已经够烦人了,现在还来了两个。
“你怎么来这里了?老头子们不是把你掉到一个度假的好地方了吗?”
“呸,确实是个度假的好地方,残兵老将,物质匮乏,游击队打了就跑,我已经两个个月没吃上一口非罐头类食物了。我这辈子也不会再吃上一口豆子了,脱光了的女人喂给我我都不吃!”
马克毫无同情心地笑出声,被义愤填膺的肖恩推倒在沙发上。
“我是说,你怎么会来我这里?”
“你说呢?我去实验室找你,你的助手说你每天中午都回去吃饭,我还以为你转了性呢,知道人类的食物是上天的恩赐,就来你这里找你。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是小马克开了窍,在这里藏了一个娇俏又热辣的小美人啊。”肖恩啧啧嘴,手上残留着小美人臀部紧致挺翘的手感。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来到门口,“我瞧瞧,哟,黑麦面包,腊肉,煮土豆,还有一小碟果酱。我在你这里睡你都没给我拿过食物!”转头看向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肖恩手里的午餐,嘴唇红肿丰润,洗干净的脸上还没有太多硝烟的痕迹,年轻的皮肤柔软有光泽,身量消瘦颀长。肖恩心里满意得不行,这个马克,平时不动声色,一眼就看中美人。
“闭嘴肖恩,他是我在战场上捡来的战俘,他救了我,我把他放在这里。”马克头疼的打断友人的视线,“再说军队不允许有同性恋,你别太视若无物了。”
“呵,什么时候遵守规则成为你的代言词了?听着马克,”肖恩换了个方向撑着自己的身体,手指舀了一指头果酱放在嘴里,“他是你的俘虏,他救了你,你把他从战俘营带出来,让他不受苦,你们就两清了。你打算以后怎么做?一直放着他?他是个美人,你喜欢他,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很正常,谁不喜欢美人呢?我们一起,好好喜欢他,好吗?”
爱德华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见了什么,“不,我不是!我不是那样的!马克,马克你听我说,战争马上就要完结了,两个国家会签订协议,战俘是要放回去的,只要你没有虐待过战俘,没人会谴责你,但是如果你虐待了战俘,情况就会严重很多,你不是这样的人,不要听他的蛊惑。”爱德华多拉扯着马克的衣袖,他浑身因为气愤而发抖,他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会紧急变成这种样子,这个男人看起来比马克还难搞,没有礼貌,毫无底线,自负,现在竟然……
“哟哟哟,还是一个能言善辩的小美人,等会儿你的小屁//股也尽量像你的嘴一样嘬个不停好吗?”肖恩显然不打算和他们慢慢废话,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开荤了,没有耐心用他以往能颠倒黑白的舌头来细细说服友人,他知道马克不会因为一个战俘和他翻脸,至于爱德华多的态度他并不在意。他慢慢拉扯着自己衬衣的扣子,向爱德华多走过来,轻而易举地扣住他挣扎抵抗的手腕,提着他向马克的床上走去,然后重新绑起爱德华多的手,压在他身上。
马克转头满脸阴翳地盯着他们,锋利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马克!马克!救我,救救我!我宁愿回到战俘营里!放开我!你这个混球!”他踢打着身上的男人,可是肖恩的身体卡在他的两腿间,下颌被捏得剧痛,粗暴的啃咬落在他的脖颈和脸颊上,恐惧让爱德华多的肌肉痉挛牙齿打颤,手指僵硬到伸不直去拉扯男人的头发,他尖叫到声音失真。
“嘘嘘嘘,我不是粗暴的人,我也不喜欢血,我可以对你温柔一点,拜托,这只是男人之间的相互解决好吗?你不会有很大的损失,我不会让你受伤,如果你再尖叫下去,”肖恩贴在他的耳旁,慢慢地舔他的耳廓和侧颈,声音温柔却充满威胁,“我就把你的舌头,你战友的舌头,全都慢慢割下来,喂给笼子里的大狗狗。”肖恩不是喜欢虐//杀战俘的人,但是恐吓这个小美人的感觉太好了。
爱德华多一瞬间就失了声,满脸愤恨地盯着肖恩,大眼睛里的泪珠堆积得满满当当,像只大兔子一样可爱。肖恩笑了一下,随意地拍拍爱德华多的脸当做奖励。
“亲爱的,你真的不来吗?及时享乐啊马克。那就拜托你帮我按着他的手吧。”肖恩志在必得的朝着马克微笑,马克在他的目光中,缓缓走了过去。
“不,求你,”爱德华多低声哀求马克,红通通的眼睛直直地望向他,惊恐与无助把他的瞳色衬得越发清亮,“你放我回战俘营吧,我不想这样,我真的不想这样……”
马克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被扯开衣服,脖子上都是痕迹的爱德华多,“我并不是什么好人。


评论(2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