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无肉不欢,
杂食党,洁癖屏蔽我,ky退散

【TSN/ME】土拨鼠之日(2)

土拨鼠之日(2)

窗外的阳光透过公寓的窗帘射进来,丝丝拉拉地照在爱德华多的脸上,爱德华多抬手挡了好几次还是被弄走了睡意。这一次爱德华多也不准备睡了,谁发现自己被三番两次杀死都不会没心没肺再睡下去了。

又一次,第三次。

昨天接到Dustin电话那时真的很震惊,那时是下午两点十分,他记得上一次会员突破100万那天应该是下午两点,可是在这里历史被改变了,直到两点十分会员也没有突破百万,是因为他和Mark不在,没有伏击没有决裂,所以历史被改变,他才会一直被关在这里吗?但是他当时没有办法回复Dustin,因为他震惊还没有消散时就被人撞死了,没有痛苦,眼前一黑,又是这样。

连续三天,他死亡的时间大概都是下午两点十分左右,也就是会员到达100万的那个时间点之后的十分钟以内,这不是巧合,历史被改写,就相当于这个世界的程序出现了bug,他这个错误就要被消除,只能再重复一遍。可是Mark为什么不在?是因为他不再在所以到达不了100万,还是因为他们的决裂没有发生而到达不了100万呢?

短短的时间里爱德华多梳理出了有限的信息,但是未知的东西还是太多,没有办法得出破解点是什么。他的思维被闹钟打断,他疲惫地伸手关掉闹钟,躺在床上捏自己的鼻梁,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撒出一片锯齿形状的阴影。

上午再次重复。如果他不解决问题,距离他死亡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他不想再呆在这里,这里和八年前的一切简直一模一样,阳光,树荫,空气中混杂着一点大麻的味道,还有,等待着他的伏击。

伏击他的、看不出一点异常的友人。

一想到他又要去一次那个他在心里治疗室一次次回忆起来的公司,他就觉得今早只喝一杯咖啡的行为简直无异于慢性自杀,咖啡在胃里沉甸甸地发苦。

我已经走出来了,这次我一定会狠狠地揍上那张刻薄冷漠的脸。爱德华多握紧了拳头鼓励自己。

爱德华多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坐地铁出租车的经历了,八年以前坐14个小时地铁的经历现在如此模糊不清,他想起他的一个实习生,也是每天坐地铁来回折腾,后来疲惫不堪效率低下,他很努力,但是没有成果,不得已他辞退了他。那个时候他才有点理解当时Mark所说的话,作为公司和同事,没有利益的努力,一文不值,所以他和那个实习生一样,早就被落下了。

人总是不断经历才能理解一些以前不能理解的人和事。爱德华多老气横秋地想,或许我可以不砸他的电脑,心平气和地跟他决裂,然后去打官司,历史顺利进行,完美。

他准备步行过去,刚刚好能在一点半左右到达facebook。爱德华多抑制住内心的忐忑,拨出了将近八年熟记于心但是始终没有勇气拨出的电话。

“Dudu?”八年前的妈妈还没有经历儿子和丈夫的决裂,声音没有带上一点点疲惫和痛苦,语调温和,是巴西母亲独有的亲和甜蜜,对小儿子的宠爱让这种甜蜜到达了让人内疚的地步。爱德华多一听见这声dudu就差点热泪盈眶。他稳了稳自己的呼吸,滚动的喉结吞下了哽咽的气息。

“是我mãe,今天的午餐怎么样?爸爸有和您一起用餐吗?”

“噢亲爱的,你爸爸刚刚出去,但是他今天和我用了午餐。今天Marta特意做了巴西炖菜,可惜你不在,这是我吃过最棒的炖菜,连你爸爸都赞不绝口,如果实习有假期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回家一趟来尝尝,我敢肯定你那里一定没有这么正宗的炖菜。对了,我悄悄告诉你,”Saverin夫人俏皮地压低声音,“你父亲打听了你实习的情况,虽然他没有说但是他今天多喝了一杯,说明他心里很高兴,Dudu,过几天回来一趟吧,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你的两个哥哥也会回来的,好吗亲爱的?”

要是八年前他一定要满怀歉意地推脱,那段时间正是实习最忙的阶段,每天与速溶咖啡和众多数据为伍,挤出时间来一趟加州是三天的加班换来的,当时他觉得家人的聚餐可以推迟几天,但是百万会员日这种日子,仅此一次。可是现在,他有什么理由让母亲失望呢?现实世界里的他已经让母亲伤透了心,虚拟世界为什么不让她开心一点呢。

“好的mae,我会回去的,我会请假一趟,给您带您最喜欢的花,爱你mae。”爱德华多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语气里的颤抖,“……我很想您,和爸爸。”

“亲爱的,我和你爸爸也很爱你,回来好好和他谈谈好吗?你知道的,他一直很以你为傲。”

挂了电话之后爱德华多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因为这三天的经历累计起来的郁闷也扫空了不少,他现在也不太知道这种重复一遍的剧情有什么用,他刚开始第一天还以为是自己重生了什么的,然后利落反击过上好日子,没想到第一天主人公就死了,让他失落了好一阵子。这种重复有什么意义呢,还不是要他去重复历史,让历史不至于改写,他的心境改变了他的人生还是不能改变吗?

一点四十七,路上因为出了事故耽误了一点时间,酒驾的人撞到了路边的小孩,他打了救护车,小孩没有大碍,他只能先走。还来得及。

距离两点还差五分钟,他到达了公司门口,但是在门口,他被保安拦住了。

“你们是什么情况?我是爱德华多萨维林,是Mark 扎克伯克给我发的邮件,拜托,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或者给Dustin打电话,对,Dustin,我给他打!”

拜托拜托拜托,Dustin接电话接电话好吗!

没有人接。

Nonono,我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马上会有车来撞我,或者我会被一棵树给砸死,也别给我一杯水,我可能会被呛死。爱德华多手心已经出汗,他转打给Chris,还是没有人接,保安他硬闯不过去。

重拨。

“Wardo?你怎么还没有过来?马上就要100万了,可是……”

“Chris,你听我说!我被保安拦住了,快点让他们让开!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快快快!不上帝……”

“Wardo?Wardo?What……”

 

 

 

 

 

窗外的阳光透过公寓的窗帘射进来,丝丝拉拉地照在爱德华多的脸上,爱德华多抬手挡了好几次还是被弄走了睡意。

爱德华多要疯了,真的是活见鬼了,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天了,每次,每一次他去facebook的路上总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事情,他尝试了出租车,摩托车,连自行车都尝试了,不管他早到还是准时到,他就是进不去,或者直接,准时到不了死在路上。就像《死神来了》一样,躲都躲不过,早到之后在餐厅躲着想到点再去,都能遇见餐厅燃气泄露,爆炸炸死他。更离谱的是还有邮局土地内陷,警察局被人袭击,在银行都碰巧有人抢劫!

他暴躁到满脸通红,这种孤军奋战的感觉在慢慢消耗他的耐心,他只能满脑子都去想解决方式收集数据,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崩溃。

今天从十二点一开始他就诸事不顺,手机没电,手表被偷,电脑也在路上被玩滑板的青年撞到,不知道有没有坏。他失去了对时间的精准把握。在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他通过电视看到已经是一点了,但那大概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前了,他加快了脚步往那边赶,小心地躲避周围的车辆,这些天出车祸的几率太高,他都快成为惊弓之鸟了。

距离facebook还有五分钟的路程,他今天早上提早和Dustin发了邮件,让他来楼下接他,刚刚好发出去邮件手机就关机了,也不知道Dustin有没有回复。

过马路的时候他注意到一辆摇摇晃晃的大卡车向他行驶过来,车速太快,他紧急地向后撤离。难道时间已经到了吗?不不不!

在卡车快要撞向他的时候他猛地被人扑向一边,oops,我的电脑彻底要报废了。

爱德华多头昏脑涨地从被他垫在身下的好心人身上爬起来,就看见他已经八年没有真正看过的脸,比电视上更年轻更冷硬。

“Mark?What's the hell?!”

爱德华多觉得这才是他今天最不顺的事情。

“不不不,不要跟我解释,没有时间了,和我去公司!”他不顾自己和马克身上的擦伤,拉起地上垫着他的马克就往facebook公司跑。他没有死,说明一切还有挽回的机会,只要他能和马克都到达公司,百万会员就会达成,然后他们决裂,一切顺利进行,他就可以回到现实中。

他没有注意到马克一言不发,严肃地盯着他们拉着的手腕的表情。

Dustin在门口等他们,他焦急地抬手打断了Dustin的问话,在看见Dustin的一瞬间爱德华多就放开了拉着Mark的手,率先走在了他们的前面。

然后,巨大的天花板砸下来,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墙上的时间刚刚到两点十分,会员也卡在了100万之前。

 

 

评论(2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