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不写be,佛系老年人,无肉不欢,
杂食党,洁癖屏蔽我,ky退散

【SE】蘑菇情史

SE

蘑菇情史

SeanXEduardo

极度ooc

葡萄胎文笔

文中关于Eduardo物种认知障碍的症状都是我编的,都是假的

慎入

“嘿,小美菇,你叫什么名字?”Eduardo默默地看了一眼旁边和他说话的蘑菇,直觉不太喜欢这个长着鲜艳菌盖性格轻浮的蘑菇。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道:“我叫Eduardo,Eduardo Saverin。”不,他一点也不想说很高兴认识你。

“哇呜,Eduardo,那我可以叫你Dudu对吧,Dudu,你干嘛老呆在这里,这里的阳光太强烈了,你看看你的菌盖,”Sean自来熟地摸摸Eduardo的头发,硬硬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多揉了一把,“都变得有点黄了,毕竟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了,我很担心你啊。”

Eduardo觉得他的话槽点太多,不知道该纠正哪一个。

“真的吗?”Eduardo也担忧地摸了摸自己的菌盖,“可是我是蘑菇啊,我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呢?”

听了他的话Sean夸张地怪叫了一声,引来了旁边一些白色蘑菇和蓝白色条纹蘑菇的注意,不过他们又自顾自的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从未看见过如此傻的蘑菇,”Sean一脸痛心疾首“我们是精灵好吗!蘑菇精灵!不然你看,我和你品种都不一样,为什么我们能交流?”

Eduardo惊呆了,一双小鹿眼受惊吓般睁大,半晌才眨了眨眼睛,浓密的小扇子一颤一颤,刮得Sean心里痒痒的。

Eduardo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变了,怪不得每次白色的蘑菇来给自己吃奇怪的营养物他拒绝着说不要不要,他们都听不懂他的话。怪不得没菇能和他交流,原来他是精灵,和那些凡夫俗菇完全不一样!现在他对Sean的好感真是大大增加了,Sean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呀!当然还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在里面——Sean在这里肯定也没什么菇能交流。

然后他开开心心地和Sean去了一个阴凉的地方,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有白蘑菇带他去别的地方。他安下心来和Sean待在一起,满脸兴奋地听Sean说自己去世界各地冒险的故事,想着没准能把Sean的冒险故事写成一本书,名字就叫《Sean Parket冒险记》,一定在蘑菇界畅销。

原来Sean不是一个没菇交流的精灵。Eduardo有时候有点落寞地想。他有那么丰富的冒险史,和自己这种从有记忆起就一直呆在这里的蘑菇完全不一样。不过这种低落的情绪马上就会被Sean注意到,他会马上调动起Eduardo的情绪,说如果是Eduardo遇见这种事一定能更好地解决,以后冒险一定会带着Eduardo一起。Eduardo红了脸,抿嘴也掩饰不了心里的高兴,蜜色的眼睛流露出融化了的甜蜜。

Eduardo觉得他的世界都亮了,Sean说的话他都坚信不疑,即使Sean跟他说为了治疗自己的菌盖要每天吃Sean的神秘药丸,并时不时进行精灵间的亲吻治疗法,他觉得难为情但从没有质疑过,甚至暗暗有点希望这样的治疗能再久一点。

有一天Sean准时回来了,他每天上午都会出去帮Eduardo采集需要的治疗菌盖的药丸,Eduardo在房间看书等他。今天Sean难得有点扭扭咧咧,和平时就喜欢胡咧咧的他完全不一样。

“Dudu,你有没有兴趣去我的森林看看?就你和我两个精灵。你不愿意也没关系,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但是我的森林很大也很漂亮,我会……”他紧张地看着一脸狡黠地看着他的Eduardo,挫败地叹了口气,调整他一下自己的语速,“好吧,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我的森林里居住,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想当我的精灵伴侣也是可以的……好吧好吧,我想当你的精灵伴侣你愿意吗?”说完他反倒平静下来了,如果Eduardo不愿意,那他就——就再回去想想办法呗。

“我,我愿意啊。”Eduardo拉过自己的衣领遮住自己红通通的脸蛋,偷偷瞄Sean,看见Sean从震惊到狂喜的慢慢扩大的笑,忍不住把自己往Sean为他临走时盖在身上的落叶里缩了缩身体,然后被扑过来的Sean大叫着抱了个满怀。

Eduardo觉得今天的阳光可能有点太大了,晒得他全身都暖洋洋的。

Sean的动作特别快,才半天的功夫他们就来到了Sean的森林,除却期间Eduardo坐在方形的飞行物里紧张又好奇的东张西望之外一切都很顺利。

由Sean带着Eduardo跟森林里的东西熟悉得很快,他热情地和森林里的各种植物打招呼,但是他知道没有修炼成精灵的他们没有办法回答他,所以他没有计较他们的无理。

然后Sean跟他说要为搬新森林好好接风洗尘,和他一起去了一个白色的河里洗澡,还好水是热热的,还有黄色小鸭子,所以他没有计较Sean对他东捏捏西揉揉,虽然弄得他有点痒。但是他还是好心地同意了Sean的请求帮他揉他的小棍子,即使有点蘑菇汁溅到他身上和手上了他也没有计较。不过他拒绝了Sean揉他的小棍子,他的菌盖还没有好,再流失蘑菇汁就更不好了,作为补偿他还是亲了亲委屈巴巴的Sean,同意下次还和Sean一起来河里洗澡。

之后Sean没有给他套上蘑菇服,所以他们两个菇第一次菌柄贴着菌柄躺在一起,身上盖着新鲜的大叶子,软软的香香的,有Sean的味道。

嬉戏了一阵以后Eduardo突然沉默了下来,“Sean,其实我一直没有和你说,有时候我觉得好像我并不是一颗蘑菇,也不是一个精灵,我有时候会梦见一个长得很奇怪的物种和我说话,或者他做自己的事,大部分的时候他在雨里和另一个物种争吵,他全身湿漉漉的,每天都在下雨,好像他的世界永远都是雨天,”Eduardo的声音有点哽咽,“直到昨天,我听见有个声音叫他的,叫他,Wardo,,,”

突然他感到一个柔软的吻落在他的眼睛上,吻干净了他眼角一滴堆积的眼泪,Sean轻轻掰过Eduardo的肩膀,直直看着Eduardo在灯光下湿润的棕色眼睛,“Dudu,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心中最温柔最可爱的小精灵。如果真的有谁和你争吵,那只是因为你们有不一样的地方,而不是因为你有错误。不管有一天你变成了什么,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我走过很多地方,遇到过很多精灵,直到那天,你在阳光下,我看见了你,我就知道我的精灵找到了。”

Eduardo晚上又做梦了,只是这次的梦阳光正好,有谁逆着光对他说话,熟悉的语气和调笑,他懒洋洋地闭上眼,从此再也没有雨天。

PS:有写小伙伴有点误会,其实他们不是真的蘑菇啦,怪我没写清楚。
其实文中的Wardo得了物种认知障碍,在生意失败以后陷入了对自己的自我怀疑中,因为对雨天印象太深了了所以觉得自己是一株蘑菇,文中所描写的一切的都是他自己脑海里幻化后的世界,觉得医生是白色的蘑菇,听不懂他的话,病人是条纹蘑菇。Sean是来治疗他的,所以为了哄他骗他说他们是精灵,说他们品种不一样,因为他们穿的衣服一个是病人的衣服一个是医生的衣服,在花朵眼里他们就不是一个物种。每天给他吃的药是治疗的药,没有人管他们是因为他就是医生,每天上午他离开是因为他去给Wardo拿药去了,但是还骗吻真的是很Sean了。后来说让Wardo搬到他的森林里面去,其实是他和医院的协助,医院同意让Wardo去他家了,家里的植物当然没有办法回答Wardo的问好啦,对了,坐的奇怪的飞行物是汽车,落叶也不是真的落叶,Wardo眼中的落叶其实是被子啦。
白色的河就是浴缸啦,同居第一天就是要坦诚相待洗鸳鸯浴互帮互助什么的呀。后来Wardo做的梦其实是他在治疗下慢慢想起来的记忆,但是还是很混乱,他们的争吵不是在雨中,只是他潜意识里觉得那场雨是他behind的契机,所以才记成在雨中争吵。然后Sean说的话也是意味深长,他没有否定Mark更没有否定Wardo,因为他知道他们之间的对与错只能由他们来判定,他还说第一次见dudu,他也说得模棱两可,其实医院不是第一次见面。后来结局dudu解开了心结,梦中就出现了属于他和Sean的阳光。

评论(13)

热度(52)

  1. 草莓允骑捣蛋荆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