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荆棘

【莱花】婚姻之下

莱花

婚姻之下

极度ooc

没有马总,也没有facebook,巴西小公子花朵,父亲阴影下的莱总,家族联姻

  Lex在门口吐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他和他已经结婚多年的小丈夫的卧室门,脚步轻柔的走向他甜美柔软的伴侣,小心地伏在床沿隔着被子拥住背对着门熟睡的Eduardo,将头埋在他的脖颈边上,轻吸多年来一如既往清新甜蜜的味道。 


  Eduardo在被拥抱住的瞬间就习惯性的慢慢转过身来在被子里面回抱住了Lex,眼睛才慢慢张开,刚刚睡醒的琥珀色的眼睛在昏暗暖黄色的床灯照耀下像盛了一汪融化了的蜜糖。他转头吻了一下晚归的丈夫。


“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刚睡醒的声音糯软低沉,黏黏糊糊的流入Lex的耳朵里面。


“Nonono,小鹿斑比就该多睡觉才对,才能应付凶猛又狡猾,还有可能把斑比吃得干干净净的大老虎。”Lex的话把Eduardo逗得咯咯笑出声来,Lex的语速总是特别快,带着点舞台剧夸张的语调和肢体语言。可是Eduardo喜欢他的丈夫这么说话,他有时候还会调皮的去学习他丈夫说话的样子给Lex看,然后自己先撑不住滚到丈夫的怀里笑出声来。


“嘿,嘿,今晚可不行,记得吗?明天我们得去妈妈那里,妈妈可不希望有人在她的生日宴会上迟到,妈妈生气的话爸爸可一天都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瞧。更何况你在他们心目中是威逼利诱拐走他们小儿子的坏蛋。”Eduardo笑着从睡衣衣领中拿出丈夫不老实的手,却拿到唇边亲吻了一下。


  Lex皱着眉歪着头假意思考了那么一下,然后撇撇嘴耸眉做出投降的样子,又把Eduardo逗弄得笑个不停,他响亮地亲了一下自己的丈夫又乖乖躺回去。


“那我亲爱的dudu当时是怎么想的?哦!他一定在想,啊,完蛋了,我的丈夫的父亲是一个酒鬼虐待狂,我的丈夫是一个阴郁的疯子逼迫我嫁给他,他们的房子一定也是像童话中阴森森连蜡烛都不允许点的古堡,我的生活就像地狱一样,啊,我的……”


“Lex!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你这样说我要生气了!”Eduardo生气地锤了一下Lex的胸口,挣扎着不让他抱了。


“嘘嘘嘘,我的错,dudu乖,不气不气,谁让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可怜人呢,我当时只能以为我天真可爱得小丈夫这么想了。”Lex胡乱地哄着真生气了的丈夫,亲昵地蹭着Eduardo柔软丰厚的发顶,语气委屈但嘴角抑制不住的翘起。他的dudu就是这么甜,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好,自己说也不可以,这让萨维林先生看见这个当初威逼利诱要娶他最心爱的小儿子的Lex也只能狠狠的哼出声来,天知道他当初都想着找个黑手党暗杀了这个小疯子——要不是dudu也爱上了他。


听到丈夫可怜巴巴的说出这种话Eduardo也没办法生气了,他总是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他嘟着嘴安静地不挣扎了,“你明明知道的……你就是喜欢惹我生气。”嘟囔的声音可怜又可爱,下手狠狠地掐了一下Lex的大腿,知道听到Lex的求饶声才勉强解气。


  一切都从那杯酒开始,Eduardo所想象中的或是充满暴力或是充满嫌恶与冷淡的婚姻生活就瓦解了。自从搬到迈阿密以后,凡是聚会或者其他需要喝酒的地方,人们端给他的都是各式各样昂贵或华丽的酒。除了Lex,他端给了他一杯自己调制的Caipirinha。虽然在场没有正宗的Cachaca,酒也因为配方的比例有偏差而差强人意,但是他对这场婚姻的恐惧全都在他接过这杯酒的同时烟消云散了。人人都知道他是巴西移民,但没人想过为他准备一杯巴西凯匹林纳鸡尾酒。那天晚上他们一直在聊天,他不记得那天他们谈论了什么,他们既没有谈论彼此的过去,也没有谈论他们共同的未来。他只记得他很开心,一直注视着Lex笑,他看着他尖锐的下颌,直到它进入他失焦的距离,然后是一个微凉的吻,清新甜蜜,就像他们以后的婚姻。他有预感,他会期待他们的婚姻。之后他们经历了很多——老Lex的暴虐,Lex的反抗以及最终的胜利。以后他们会经历更多,他们会一起互道晚安后相拥入眠,也会一起迎接次日的晨光,他们会一起细数彼此眼角的皱纹,也会一起听彼此的唠叨,以后可能会养一只狗一只猫,一起打着喷嚏吸空气中的毛毛,不管怎样,他们都在一起。Eduardo是Lex的救赎与阳光,Lex是Eduardo的归处。


“你确定你爸爸不会像上次一样故意不给我在餐桌上安排椅子?我是不在意,可我担心我的小鹿斑比回到家委屈得掉眼泪,是不是,爱掉眼泪的小dudu,小dudu?嗯?”Lex抓着爱人的手强迫他给自己揉被掐红的地方,享受着那双修长细腻的手轻轻的爱抚,嘴里逗弄着自己心软的爱人。


“Come on Lex,爸爸不会这样了,他亲自打电话来接我们一起去参加妈妈的生日宴会,”虽然是妈妈在旁边逼着让丈夫邀请小儿子的丈夫一起来,萨维林先生则是咬牙切齿地挤出让那个小混蛋一起来了算了这句话就怒气冲冲挂断电话,但也算是接受了Lex不是吗,父亲一向这么别扭,“妈妈很喜欢你的,她很希望你一起去的,好吗?”Eduardo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丈夫,大眼睛眨巴眨巴,不仅仅只有Lex知道他的软肋,他把Lex也是吃得死死的,他知道Lex最受不了什么。


果真,被Eduardo这么看着谁也受不了,没几秒钟Lex就缴械投降了。“好吧好吧,我会和你一起去的,但愿你的父亲和两个哥哥不会又一直用眼神盯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大魔王随时随地准备吃掉小斑比然后毁天灭地。妈妈最喜欢金盏花了,明天我们让Mercy准备一份,新鲜的、神圣的金盏花最适合她这种愿意把可爱的小儿子嫁给我的善良的女士了。”


“哇喔,你总是最贴心的,甜心,我爱你,超级爱你。”Eduardo这张尝起来甜腻柔软的嘴总是不吝表达对他丈夫的夸奖与爱意,Lex笑着吻了上去。


评论(16)

热度(92)